揭秘“网红”:生活在照片里的一群人

 人参与 | 时间:2015年12月14日 20:47
2015,“网红”是个不得不说的热门词。

她们占据了双十一和双十二,她们中有人成了郭富城的新女友。

她们卖的是衣服,也卖趋同的女性审美。

她们是这个时代的红人,却有为人不知的疲惫。

本期纪实,记者走近两位生活在杭州的“网红”。

她们说——她们是生活在照片里的一代。

她有个名字叫“网红”

揭秘“网红”:生活在照片里的一群人 移动互联网 第1张

  张雨轩与赖蒙

  12:00

万人朋友圈

在枕边摸索了一下,把手机抓到手里,按一记Home键,屏幕的灯光照亮了张雨轩的脸,也让她不得不挣扎着把眼睛睁开。

这几乎是她每天都重复的动作。

滑动界面,点开微信,由于新消息太多,那个通常提示消息数量的红色小圆圈里的数字,被半个省略号代替了。

张雨轩有两个微信号,“大号”有5042个联系人,“小号”5039个。

微信的好友上限,是5050人,为了防止在社交时发生好友已满无法添加的窘况,张雨轩会定期删除一些联系人,留出“空位”。

这些空位是为她的新朋友,或者新客户准备的。

张雨轩现在在做的生意叫做“推广”。微信朋友圈生意好做早已不是秘密,打开朋友圈,十个人中,三个代购,五个卖东西,还有两个可能在众筹。但每个人的交际圈都有限,如果想把生意发展壮大,就得不断增加你的“好友”数量。而张雨轩做的,就是“为你加人”的生意。

她点开了微信信息栏,翻了翻昨晚推广的几个微信号的反馈,回复了几条,截屏对话,存图。这些反馈,相当于淘宝的“买家秀”。对她的“推广生意”是很重要的口碑。她翻了个身,挑选了几张截屏图片发上了朋友圈,配上了这么一段文字:

“今晚预约推广的来,满号帮推。昨天反馈15分钟107人。想爆单当网红的快来找我咯……”

杭州已经好久没有晴天了。之前,张雨轩答应帮朋友淘宝店的上新做模特,结果因为迟迟见不到阳光,计划一再延后,为了赶上双12,只好调整计划,室内拍摄了。但即使拍了,算上修图,朋友大概又得忙几个通宵吧。

一想到要通宵,张雨轩想起了自己那令人头疼的毕业设计。

张雨轩,昵称Vavioo,1993年出生,嘉兴人。现在是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平面设计专业大四的学生。虽然学校在上海,但大四的课已经比较少,所以平时张雨轩会待在杭州,帮着开淘宝店的男朋友一起打理店铺。尽管她给自己下了命令,在杭州的时候不想学校的事情,可三四十套方案的毕业设计就在那里,就像她在杭州租住房子里的服装进货一样,不去动是不会少下去的。

张雨轩又拿起了刚放下没一会儿的手机,她忽然想起昨天凌晨1点半,和朋友说过要约个下午茶的。

揭秘“网红”:生活在照片里的一群人 移动互联网 第2张

  13:13

不小心就红了

赖蒙正抱着电脑,整理着连续十天早起拍摄的照片。对一个摄影师来说,哪有什么事比照片更重要呢?

1994年出生的赖蒙是上饶姑娘,今年夏天从四川传媒学院摄影系毕业后来到了杭州,现在是一名摄影师兼淘宝店主。4年传媒学院摄影系的课程,8年ps后期经验,5年写真客片拍摄,3年旅拍,1年商业入门摄影,这些数字是赖蒙自信的资本。上个月,她为蘑菇街冬季配件拍摄宣传片,也为中国好声音的夏恒、罗景文拍摄宣传照,上上个月,她接到了为歌手严爵拍照的工作。但最令赖蒙难忘的,还是2014年5月,她接到了在周杰伦上海演唱会现场拍照的工作。而演唱会进行途中,她突然被喊上台,帮周杰伦和台下的8万歌迷拍合影。

明星偶像不再遥不可及,就连身边的人,一不小心就会走红呢。

比如赖蒙的好友“管阿姨”。她与赖蒙一样也是身在杭州,也是摄影师兼淘宝店主,更是个拥有100万微博粉丝的网红。

网红,“网络红人”的简称。自互联网社交进入人们生活之后,网红就一直存在。他们有些是凭借自身才华,有些则依靠搞怪作秀,但最终都吸引了大众的眼球。

然而,在这个2015年,因为一众男明星都找起了网红女朋友,而使得网红这一社会属性忽然获得爆炸性的关注。然而这种关注,带来的却是一种奇怪的打开方式。若你用图片搜索,你会发现跳出来的相关图片,大多是年轻漂亮面容姣好的女孩子,只是脸孔仿佛都自一个模子里刻出,缺乏辨识度。而人们一旦搜索关键词“网红”,跳出来的尽是:“整容”、“扒皮”、“黑历史”等联想词汇。

赖蒙记得,管阿姨曾无数次跟她吐槽过网红不易做,人红是非多。

可这个时代还真有可能一不小心就红了呢。

比如赖蒙自己,这个扛着三脚架出去旅行自拍的少女,在今年九月被一个文艺类知名微信号相中,拉去拍摄了一段关于自拍的短片。前两天,视频在朋友圈里“发酵”一晚上,立刻就达到了几十万的播放量,以及20000多的点赞。

赖蒙摸过来手机看一下,这一看,才想起,张雨轩说过,今天要喝下午茶来着。

敲定碰头的时间和地点,赖蒙放下电脑,换衣服、化妆、收拾东西。临出发前,她想了想,还是把电脑塞进了随身的背包里。

15:30

在脸上动动刀

张雨轩和赖蒙坐在这间位于杭州望江东路的五星级酒店里。

外面雨水未曾间断,酒店里却干燥温暖。两人默契地脱去了披在身上的长款羽绒外套,露出里面鲜艳的内搭和光着的腿,宛如夏末初秋。

进出这里的宾客并不多。但对于张雨轩和赖蒙来说,这里却熟悉得不得了——精致华丽的装修风格,仿佛自带了“白富美”的特效,这里是杭州网红们的拍照“圣地”。

张雨轩从包里拿出被称为“网红标配”的自拍神器,交到赖蒙手里,整理妆容、摆好角度、1、2、3——

照片里的张雨轩,有着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宽宽的双眼皮,以及V字型的下巴。

如果往前倒退10年,那时候,还像个男孩子一样玩轮滑、玩死飞、穿运动鞋的张雨轩根本想不到自己会像现在这样女性化。更想不到这样的女性化会为她带来赚钱的机会。

大一升大二那一年的寒假,张雨轩去割了双眼皮并开了眼角。这是她目前唯一对脸做过的事。其他的主要依靠化妆和修图。所以,张雨轩的脸虽然与修图后的容貌有些许不同,但真人看上去并没有太大的不协调。这让她很犹豫,毕竟,对眼睛的那番美容手术,在她的脑海里留下了“太痛了”的深刻印象。可有时看到身边的网红朋友们今天打针,明天削骨地倒腾面孔,然后P出照片,收获一大堆的粉丝追捧和点赞后,张雨轩的心里也还是会动起“再去整整”的念头。她知道整容价格不菲,但她也知道,在网红的圈子里,整容不过是一种投资。比如她的一个朋友,之前花了26万,在韩国用自己的耳后软骨垫高鼻子。但这样的成本,对于一个拥有微博百万粉丝的网红而言,并不算什么。

朋友圈内盛传,今年“双十一”网红张大奕一天的成交额是6000万元,而这样的成交额只是全网排名第二。而另一位赖蒙与张雨轩都认识的朋友,一件羽绒服在“双十一”一晚上卖出25000件。

所以对于张雨轩摇摆不定的念头,赖蒙虽然不支持,却也并不会反对。在她这个拍过无数网红模特的摄影师眼里,张雨轩的脸是自然的——她见过太多因为整容过度而让面孔显得很“假”的姑娘。也遇过很多每次见面,长相都跟上次不同的姑娘。

赖蒙有时会觉得,这些姑娘们不断地整容,也许并不是因为自己真的喜欢。在这个张扬个性的年代,谁希望和别人长得一模一样呢?但她们还是去动了这动了那。

因为她们的粉丝们喜欢。

网红们的粉丝,大多是一些看着韩剧长大的高中生和大学生。对她们而言,“漂亮女生”,就是以韩剧里的女明星为标准的。

这是她们被流行文化熏陶的审美。

可那有什么办法呢?赖蒙深切地知道,就是那磨尖的下巴,垫高的鼻梁,割出来的双眼皮,才能让网红们更随意地拍照而不用为了寻找一个角度而费尽心机。

17:25

拍照和P图最重要

几分钟前,张雨轩和赖蒙还有说有笑,可是此刻突然,两人一同安静了下来。她们各自抱着手机,开始这边划划,那边按按。

尽管下午茶已经喝了近两个小时,可桌上茶点却并没有减少很多。

并不是她们没有吃,或许是出于对体重控制的考虑,她们吃得很少。

发胖,是漂亮的大敌。

下午茶的餐桌,慢慢地黯淡了下来。 “我P好了,发你啦。”张雨轩抬起头来,对赖蒙一笑。

餐桌上又是一片寂静。但这种外人眼中的尴尬,对张雨轩和赖蒙来讲却是习以为常的事。拍照、吃饭、聊天、轮番P图,约定时间发社交网络。这是一次聚会或者约会的标准流程,而且拍照和P图环节的重要程度,要远远大于吃饭聊天。

赖蒙有时觉得,她们这一代,根本是活在照片里的一代。

作为一个开着淘宝店,又自己当模特的摄影师,她太清楚那些光鲜生活背后的黯淡。

照片里,是网红们在机场,背着名牌包和几只巨大的旅行箱,赴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实际上,那些旅行箱里装满的是网店下次上新的服装。以及为了搭配服装而不得不带的各种配件和化妆工具。超重的行李箱,往往要加付许多远远超过携带东西价值的托运费用。

照片里,是网红们坐在美如画的夕阳里,笑靥如花,岁月静好。

实际上,就为了等那几分钟的夕阳,她们或许已经坐着干等了2个多小时,回去发现即便涂抹了厚厚的防晒,皮肤还是被晒出了印痕。

照片里,是美食当前,网红们拿着精美的餐具,仿佛下一秒就要大快朵颐。

而实际上,那可能是她们一整天的唯一一餐,而这一餐也只是为了拍照,等拍完的时候,美食的滋味如何,只有网红们自己知道。

“活在照片里又有什么不好呢?”赖蒙反问。

当时光逝去,容颜渐老,至少,她们还能拿出这些照片,证明她们曾经美过。

19:00

粉丝的爱

张雨轩被男友接回到了他们租住的位于城西的酒店式公寓。

或许是因为这里快递通达,又是可以拎包入住不用装修,所以许多身在杭州的网红,都会选择租下这里的房子。自住、摄影棚、发货仓库全在这里。

推门进屋的时候,张雨轩看着从玄关一直堆到客厅,又一直堆上楼的服装货品,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每次遇到“双十一”、“双十二”的节骨眼儿,她都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些服装“赶”出家门了。由于男朋友平时还有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于是,这个时段里淘宝店的进货、理货和发货,全都是靠张雨轩一个人。

每当这时,张雨轩就感谢自己从小发达的运动神经。

上小学五年级时,张雨轩曾在杭州参加一个儿童的环湖轮滑比赛,拿了第一名。她还记得当时记者采访她时,她天真地说,自己感觉不到有人追她。第二天,报道见报,第一次登上报纸,让张雨轩激动不已。她还小心地把报纸剪下来,压在全家人吃饭的那张饭桌的玻璃板下,天天欣赏。

然而这种激动,随着在互联网社交的日益扩大,而变得越来越少。无论是自拍被淘宝店主看上,邀请她做淘宝模特,从免费帮朋友拍摄,到如今5000元一单的身价;还是现在在微信朋友圈里做推广,从朋友间的互推,到现在收取300-500元一条的“推广费”。这些事情,再不能让张雨轩感到激动,这一切不过就是互联网提供的“商机”。缠绕在这些曝光率和好友关系之下的东西,是金钱和利益。所以,即使张雨轩两个微信号的联系人多达上万个,但这其中与她聊天的朋友却只有寥寥数人。这也使得张雨轩的微信APP右上角,常年挂着红点。

有时,张雨轩的男朋友会“教育”她,要多跟粉丝互动。粉丝发来的话,有时间了就要好好回复。

频繁的互动,是网红与明星之间的一个重要区别,也是网红除了发照片之外提升或维持人气的重要手段。

可张雨轩有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粉丝互动聊天,甚至有些聊天让她觉得有些荒谬。她记得有一次,她在朋友圈里发了一个自拍,不一会儿,一个在从事代购的女粉丝,忽然在微信里给她发了一个520元的红包,并对她说“宝宝,你要多发自拍,我就喜欢看你的照片。”张雨轩回复说,自拍会继续发,但红包她不能收。但紧接着,女粉丝又发过来一个1314元的红包,并执意要张雨轩收下。

最后,出于“不跟钱过不去”的想法,张雨轩还是把红包收下了。但这也让她意识到,粉丝的爱,是维系在那些脆弱的,经过修饰的照片之上的。

时钟的指针过了8点,张雨轩停下了手中正在打包服装的活。她站起来,拍了拍衣服。拿起手机,坐到了沙发上。每天晚上8点到10点,是她的“推广赚钱”时段。

选择这个黄金时段,是她在朋友圈里发自拍时发现的规律。下午发自拍的时候,点赞的人数最少,但一过晚上8点后,点赞数有时是下午的几倍甚至几十倍。这显然与人们刷朋友圈的习惯和频率有关。

她陆续点开微信,查看下午定下的单子,两条征友,两条卖货。她截了几张图,开始编写推广词的文字内容。

张雨轩为自己定下了一个一天“1000元”的目标,每天的推广单,接满1000元就不发了。所以只靠推广,一个月下来张雨轩也有至少30000元的进账。

凌晨3:17

为什么这么拼

赖蒙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眼前的电脑画面,停留在她修了一半的淘宝上新图片上。“双十二”的上新还没有完成,让赖蒙有些焦躁。但她也有些无可奈何。白天忙于摄影工作室的拍摄工作,只有夜晚能让她有时间来打理自己的淘宝店。

有时候,赖蒙也会迷惑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拼。然而根据淘宝平台上的数据,如今已有超过1000家的网红店铺。店铺中女性用户占比71%,当中,18到29岁的女性用户又占了76%,并多数集中上海、北京、杭州等城市。这是网红们主要的粉丝群体,也是网红店的主力消费人群。可要在这其中分一杯羹有多难?赖蒙说,随便看看身边的朋友就知道了。即便已经是有百万粉丝的“大网红”们,也都是一个比一个勤奋,一个比一个拼。且不论设计,打版等需要专业服装知识的支撑,促使网红们很多在业余时间去补习了许多服装课程。更多的时候,她们会把通宵拍摄,通宵修图,甚至通宵和粉丝互动聊天都当做家常便饭。

更严峻的情况是,赖蒙知道,如今网络上那些百万粉丝的“大网红”,有好多现在都慢慢聚集到了杭州。一是因为杭州成熟的服装市场,二是因为网络上也早已有网友扒出,她们都签约了一家“网红孵化器”。而进入网红孵化器后,你要做的就是负责红,其他网络店铺的管理,客服,进货,理货,发货,甚至是一些活动的宣推,都有专人替你打理。而“孵化器”则以网店股份或利润分红的方式,加入到网红淘宝店运营之中,通过这种流水线化的操作,不仅弥补了网红们自己开店所存在的诸如缺乏供应链支持、团队管理不规范的短板,更通过几名网红的合作互推,将粉丝的消费能力最大化。

之前有人鼓吹说,即便是路人,“网红孵化器”也能把你包装成网红,但从目前的实际操作上来看,他们签约的大多都是些“已成气候”的网红们,所以,与其说是“网红孵化器”,倒不如说是“网红店孵化器”来得更准确一些。

赖蒙揉了揉眼睛,振作了一下精神,决定在凌晨5点前,把要上新的图给修完。

揭秘“网红”:生活在照片里的一群人 移动互联网 第3张

顶: 0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