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女主播:常被粉丝骂哭 父母鼓励坚持

 人参与 | 时间:2016年01月10日 19:14
 “我不懂美,但我觉得那个女主播蛮漂亮。

我不懂声乐,但我觉得她唱歌蛮好听。

我不懂舞蹈,但是觉得她跳舞也蛮好看。

我每次进房间,她都跟我问好。我每次打字她都跟我搭话。

前几天我过生日,她给我寄了小礼物,毛毡的小猫,她手好巧。

若不是她,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与白富美有所交集。

为什么看直播?我想大概是因为寂寞吧……”

写下上文这段话的是YY平台上某位女主播的粉丝,他给她买了1年的守护(价值12000元人民币左右),这是一种直播间里的虚拟礼物,是粉丝真金白银购置,通过给自己喜欢的主播刷礼物来表示忠诚。主播从中可以得到一定比例的分成,是收入的重要来源。

在一个个10平方米左右的卧室里,一群群有颜值、有身材的年轻女孩靠一个麦克风、一个摄像头,架起她们的明星梦,足不出户就可以月入过万。镜头那侧,男人们用钱填充起贵族、爵位等虚名,只为博红颜一笑。

“荷尔蒙经济”成为这几年网络直播兴盛最重要的理论依据。在国内主流的游戏直播平台——战旗TV上,每天有600万人在11.2万个直播间里逗留,其中20%-30%的用户会真金白银地为主播们刷礼物。在战旗TV8593万的注册用户中,三线城市的用户占比高达44.86%。直播平台的出现,让小城镇青年无处安放的激情有了出口。

网红:网络暴力是第一课

最近,小孽在朋友圈晒出了一张接单图,她推出了5份晚安陪伴视频,99元一份,不到15分钟就被抢空了,这些令人血脉偾张的直播视频将会陪着5名粉丝入眠。

网红女主播:常被粉丝骂哭 父母鼓励坚持 移动互联网 第1张

  一个多月前,小孽被战旗TV高薪收归麾下,作为行规,她对自己的签约费守口如瓶,只说“月薪几万是平常事”。小孽成名于2014年的Chinajoy,当年因“童颜巨乳”意外走红,后被包装成“中国第一游戏声优”,曾为《鹿鼎记》游戏里的双儿配音。现在,小孽每天直播3个小时,剩下的时间经营一家淘宝店,专门售卖自己设计的女装。

从素人到主播,你经历了多少弹幕伤害;从委屈到释然,你被游客骂了多少次。

过了两年多网络红人的生活,小孽可以坦然面对所有理解和不理解的目光,她甚至对自己的父母开放了朋友圈,对于女儿的选择,身为律师和教师的父母非常开明。

大众往往不能理解直播睡觉、直播吃饭就能火起来的直播圈怪象,战旗TV女主播达达曾在平台上48小时直播自己的闺房生活,因此引来巨大非议。达达对记者吐露了心声:“被粉丝莫名其妙骂哭过好几回,也很多次想过放弃这个工作,反倒是爸妈鼓励我要坚持。”

对于这些女主播来说,虽然她们播出的只是自己的寻常生活,但曝光自己的隐私,承受网络的暴力,都需要很大的勇气,坚持下去也许就可以收获万众瞩目的明星梦。一场大型演唱会也不过容纳3万人,而在一个小小的虚拟直播间里,达达有十多万粉丝用户。对她来说,直播间就是舞台,直播就是人生,而网络暴力是这群女孩走上主播道路的第一课。

小咖:走在成为明星的路上

单玥雯是2summer的一员,2summer所在的娜妮文化是一家专门培养主播的经纪公司,公司除了给主播接广告、接商演外,还负责培训。

网红女主播:常被粉丝骂哭 父母鼓励坚持 移动互联网 第2张

  在主播文化兴盛的韩国,人们称主播为BJ(Broadcasting Jocky),他们(她们)的影响力不再局限于直播平台,更已成为SBS电视台早间新闻的采访对象。在这些主播的背后,开始形成与娱乐圈并无太大差异的推手生态,直播平台、经纪公司、土豪玩家便是这场Show的背后推手。

中国的主播发展之路与韩国非常类似。发展几年后,直播平台、主播、粉丝这个三角关系渐渐被插足,主播不再是单打独斗的个人娱乐,而逐渐变成公司化运营。经纪公司和主播互相吸引,经纪公司将主播包装成Showgirl、网红、游戏主持等角色来捞金,主播为了赢得更多的曝光机会和更多的话语权而加入经纪公司。

娜妮文化目前旗下签了几十名主播,由公司负责进行培训。在一间10平方米的直播间里,要想在镜头面前出落得完美,服装搭配、设备调试到光线调整都是学问。很多女孩子刚入这一行时,素面朝天,不懂得网红妆怎么化,Cosplay的头发怎么盘,所以化妆和造型是必修课。2summer是公司推出的一个女团,除了直播外,为了打响名气,她们还要忙着排练唱歌跳舞,毕竟有一技之长才能走上梦想中的演艺道路。

然而,当你盛装打扮,花心思准备歌曲、舞蹈、段子等丰富素材,直播了2到3个小时,进来观看的游客不过是个位数,往往就在这个时候,主播会开始怀疑人生。“听说,韩国女主播直播吃饭火了,后来又有直播睡觉被王思聪打赏的,但我们都试过,发现并没有火,这个世界基本的诚信呢?”没说几句,单玥雯便得走了,晚上,还有一场舞蹈排练课。顶: 0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