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老板靠他组局,靠小灵通年赚216亿:吴鹰

 人参与 | 时间:2018年07月08日 20:27

BAT老板靠他组局,靠小灵通年赚216亿:吴鹰 IT业界 第1张

2011年情人节过后的第三天,2月17日,互联网实验室发布《互联网研究调查报告》,报告中将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列入我国互联网公司的第一梯队,有好事媒体乘势推出了“BAT”的概念,让这三家公司一时登上风口浪尖。

一个月之后,深圳五洲宾馆,BAT的三位掌门人同台亮相第三届IT领袖峰会。马化腾和李彦宏神色轻松,面带微笑,而马云穿了件红夹克,双手抱在怀中。

一同出场的还有时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的怀进鹏,主持人是一位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这个家伙叫吴鹰,这场局就是他蹿腾起来的,他也穿了件红夹克,和马云撞衫了。

BAT老板靠他组局,靠小灵通年赚216亿:吴鹰 IT业界 第2张

在台下坐着听他们四个侃大山的人咖位也不小,当天到场的有联想集团的杨元庆、TCL集团的李东生、创新工场的李开复、华谊兄弟的王中军、神州数码董事局主席郭为、东软集团董事长兼CEO刘积仁、创维集团总裁张学斌。在当天,这都是台下听课的学生。

江湖有言:“马云的圈,吴鹰的局”,名不虚传。

千亿饭局

开完了大会要是不摆几桌酒似乎有些不讲究,而桌上的座次,排名也有大学问,有人管这叫做“互联网圈的克里姆林宫学”。

当天晚上,吴鹰按照上台次序把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三位排到了一起。

马化腾坐在中间,左手李彦宏,右手是马云,当时马化腾正带着腾讯打着“千团大战”,沉浸在团购的市场里无暇分身,刚刚诞生的微信还没有成为如今的参天大树。

整合了雅虎中国的马云一直对搜索引擎市场蓄势待发,矛头直指百度,白天的论坛上马云也敲打过李彦宏,“假如有一天有人摇晃一下百度,我们可能成为多国部队的其中之一而已。目的不是打败百度,而是让百度睡不着觉,全国的网民和企业会更好。”

听了这番话,李彦宏笑得很尴尬。

BAT老板靠他组局,靠小灵通年赚216亿:吴鹰 IT业界 第3张

这时饭局的主人吴鹰过来搂住了马云和马化腾的脖子,再招手叫李彦宏附耳过来,老大哥跟你们说几句悄悄话。

吴鹰说了什么至今已不可考,从流传出的照片可以看到,马云和马化腾把脸扭到两侧,嘴角上扬,面露不屑,李彦宏低着头像个乖孩子。

BAT老板靠他组局,靠小灵通年赚216亿:吴鹰 IT业界 第4张

这场局吴鹰组了10年,迎来送往,雷军、刘强东、陆奇、张亚勤、贾跃亭等等数十位互联网行业的弄潮儿先后登台,他这把大胡子也算是见证了中国互联网20年的风起云涌。

吴鹰曾问贾跃亭,乐视那么小,怎么和BAT竞争?贾跃亭调侃称:“BAT是三座大山,让无数创业公司暗无天日。创业公司普遍面临三大命运:要么被BAT复制、要么被并购、要么被参股。”一旁的李彦宏赶忙摆手:“三座大山是盆景,大家不要害怕……”

这场饭局结束6年后,在2017年的第9届IT领袖峰会上,吴鹰再次拉来了这三位BAT三位掌门人同台合了张影,:“BAT三巨头很久没合影了吧?不是三巨头,是三位先行者。”

抓住痛点年赚216亿

吴鹰出道早,在圈内为人敬重,这也是他组的局大家都爱去的原因。

文革后的第一届高考,吴鹰考上了北京工业大学电信通讯专业,毕业之后留校做助教,并参与设计中国第一台16位单板计算机

吴鹰一直有个“美国梦”,虽然北京工业大学给了吴鹰全校最好的待遇,但冲动是魔鬼,吴鹰还是义无反顾地奔赴了大洋彼岸。

吴鹰揣着30美元上了飞机,在飞机上花了1美元买了瓶啤酒,下了飞机又捐了2美元给非洲难民,到了美国吴鹰就剩了27美元。

1年后吴鹰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大名鼎鼎的贝尔实验室,但他只待了几个月。在一次接待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电讯代表团时,美国人为了限制中国,故意把很多专业问题回答得模棱两可,吴鹰看不下去自己的同胞被糊弄,本想开口,却直接被赶出了实验室。

1991年开始吴鹰在美国创办Starcom公司,这是UT斯达康的雏形。

1994年2月,和吴鹰一起在贝尔实验室工作的黄晓庆准备离开实验室,加盟台湾人陆弘亮的Unitech公司,这家公司当时正在美国研究通信软件。鲜为人知的这家公司起步的资金来自于如今赫赫有名的天使投资人、比特币大佬薛蛮子。

在黄晓庆的牵线搭桥之下,吴鹰、薛村禾、陆弘亮、黄晓庆这几个年轻人在美国相遇,商讨过后他们决定将Starcom公司和Unitech公司合并,变成了后来著名的UT斯达康。

公司合并之后薛蛮子仍然是大股东之一,为了帮助公司发展,他给吴鹰引荐了日本人孙正义,吴鹰和孙正义谈了6分钟之后,靠着“电信+中国”的概念,从孙正义那里拿了3000万美元,这也是孙正义第一次在中国人身上赚到钱。几年后吴鹰又把一个其貌不扬的杭州小伙介绍给了孙正义,这个杭州小伙就是马云,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两年后,时任浙江余杭市邮电局局长的徐福新,去日考察时发现PHS技术(小灵通)在中国的可用性,并迅速回国搞出了小灵通。

所谓的PHS技术,是日本人根据本国人口密度大、流动性小的特点发明的,日本人将其称为“个人手持电话系统”(不是手机),虽然用的是移动设备,但用的是固定电话网络,因此资费比手机要低很多。

这个时候,华为、爱立信都因这项技术太落后放弃了这个合作机会,这给了吴鹰跟UT斯达康的机会,吴鹰果断买断技术并强势推广。

1998年1月,浙江余杭市正式开通小灵通,实行单向收费,月租费20元,资费每分钟2毛,标志着小灵通正式进入中国市场。

靠着低资费,小灵通迅速打开了市场,上线仅2年,在全球电信业低潮的情况下,2000年,UT斯达康于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此后股价最高曾达到91.88美元,市值一度高达70亿美元,甚至高于IT巨头思科。

上市后,UT斯达康的业绩连续17个季度超过了预期,鼎盛时期,小灵通能给UT斯达带来25.93亿美元(约216亿人民币)的年收入。

2004年,小灵通用户总数突破4700万,覆盖了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355个城市。到了2006年底,国内小灵通用户达到9300万,海外小灵通用户超过700万,全球范围内的小灵通用户突破一亿。

儿童节的悲情谢幕

小灵通毕竟是时代的产物,当大多数人都买得起手机之后,这项技术也就没了用武之地。

据信产部发布的权威数字,2005年上半年与2006同期相比,小灵通的整体利润上涨31.5%,而2006年上半年,比2005年同期仅仅增长2%。尽管从数字上看似乎仍在增长,但就行业整体而言,预期已很不看好。而UT的官方数字显示,2005年,公司净亏损4.62亿美元。2006年仅上半年净亏损就已突破3210万美元。分析人士甚至预测,2006年UT全年财报将会比2005年更加难看。

当小灵通风格不在的时候,吴鹰也在思考未来将何去何从,他频频在3G、WCDMA、CDMA2000、IPTV等业务上下重注,试图挽回败局,可惜流水落花春去也,吴鹰还是败了。

在吴鹰所看中的行业里,早有趁着他沉迷于小灵通技术不可自拔时就在此安营扎寨的巨头,当吴鹰妄图以野蛮人般的姿态杀入时,技术上已经没有了优势。

股价严重下挫,扭亏为盈毫无希望,曾经洛阳纸贵的UT股票,如今简直像是菜市场里的大白菜,截至2018年6月30日,UT斯达康的股价只有4.11美元,市值1.48亿美元。

BAT老板靠他组局,靠小灵通年赚216亿:吴鹰 IT业界 第5张

冯仑和吴鹰

当吴鹰不再神奇,他和UT的关系就走到了尽头。向来低调的UT董事长陆弘亮为了给股民交代,免去了吴鹰全球CEO的职位,吴鹰将要离职的消息也从此时开始传出。

2007年的6月1日,儿童节,靴子终于落地,吴鹰黯然离场,UT将付给吴鹰12个月基本年薪作为补偿,离职后30天内一次性付清。

2009年,工信部发文,明确要求所有1900MHz——1920MHz频段无线接入系统应于2011年底前完成清频退网工作。

2011年1月1日起,中国电信将小灵通正式退市,为3G让路;2014年,小灵通基站被关闭,宣告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一个时代就此落幕。

来源:AI财经

顶: 0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