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誉为“小华为”的斐讯:欠债85亿!

 人参与 | 时间:2018年07月16日 11:47

三年以前,上海市松江区的领导对一家草根企业津津乐道,并将其作为松江区企业科技创新的典型代表。“去年一年,斐讯申请专利上千项,在全市仅次于上汽集团和上海电气集团……”

当时的这家民企斐讯,被称为“小华为”,成立刚到6年,但已创造惊人的销售业绩:2009年-2011年的第一个三年,其销售规模分别是0.56亿、4.2亿和12.4亿元;2012年到2014年的第二个三年,其销售额更迅速攀升到30.1亿、51.7亿和100亿元。

2015年5月7日的《解放日报》第15版,曾经有过一整版对斐讯通信的报道。

曾经誉为“小华为”的斐讯:欠债85亿! IT业界 第1张

“小华为”的名头,源于政府领导和业界对斐讯的一种期望,也表明斐讯和华为在产品内容、创业经历、发展势头等诸多方面,确实有相似之处。

从销售代理,到自主研发,到自主品牌——这是华为走过的创业路。斐讯通信创始人、董事长,1977年出生的顾国平,在二十一世纪头十年里,也经历过这样的转变。

资料显示,1993年,顾国平求学于上海电机技术高等专科学校,1998年毕业后,进入上海振华港口机械有限公司,负责客户关系工作。但他只在这家很著名的企业工作了两年。

斐讯通信的前身是众翔科技,主要靠代理发家,代理的是一家著名的海外通讯设备品牌。当时做代理的很多,顾国平团队做得不算早,但客户开拓极好,销售额很快超过10亿元。

斐讯又在战略布局上进行重大调整:从单纯的设备制造,到系统解决方案,再到终端服务业,完成了战略方向上“脱胎换骨”。当时的斐讯公司14名高管中,仅有3名创始人,其他11人均是顾国平这几年从世界各地高薪请来的。公司信息通信技术业务单元高级副总裁杨正洪,曾任职IBM,是知名云计算和智慧城市专家,并曾长期负责美国国税局和多个州的智慧城市体系架构设计和实施;云计算业务单元总裁贺甬镐,曾是上海贝尔股份有限公司IT负责人……斐讯也逐渐形成了五大业务板块,分别是个人移动终端、家庭智慧终端、企业网、云计算和智慧城市。“智慧城市”板块,被寄予厚望。

2014年12月1日,对于顾国平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这天,远在千里之外的广西北海,北生药业召开2014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会后的董事会上,顾国平当选为北生药业的新任董事长。斐讯接盘北生药业的目的,是为了利用资本平台,尽快抓住智慧城市这个机会,做大做强智慧城市业务。北生药业的名字,后来也改为了慧球科技,取“智慧地球”的意思。

身负85亿元债务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2014年,37岁的顾国平会对踏足资本市场慎之又慎。

彼时被圈内称为“野心家”的顾国平,正因“小华为”——“PHICOMM斐讯”的口碑在业内声名鹊起。

很多人对顾国平的名字不甚熟悉,但当提及斐讯、K2路由器、K码、联璧金融,不少投资人瞬间红了眼眶。

继钱宝网、雅堂金融、唐小僧纷纷“倒下”之后,被称为民间四大高额返利平台之一的联璧金融,于6月21日遭遇挤兑危机。而作为联璧金融“0元购”的合作方,斐讯及顾国平也一起浮出水面。

高息、配资、炒股这三者极容易结合。有业内人士表示,部分网贷平台所募集资金并没有进入小微企业、实体经济,而是参与了二级市场的股票交易,甚至有些举牌上市公司的杠杆资金都有可能来自于网贷平台。

一周前,网贷平台联璧金融无法提现。6月23日下午,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松江警方已对联璧金融立案侦查,张某等15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业内人士质疑,上述两则看似不相关的消息有可能显示了网贷平台与投资公司之间的“合谋”:举牌上市公司的资本大戏,上海炳通的资金或来自于网贷平台联璧金融和万家金服。联璧金融APP的下载页面有一行字很显眼:“0元购399元路由器”,这行字把联璧金融和斐讯通信联系在了一起。

实际上,在今年6月20日之前,投资者购买399元一个的斐讯K2路由器,每个路由器就有一个K码,将K码输入联璧金融礼包兑换口,就能激活K码换取399元。如此一来,投资人不光啥钱没花,还“0元购”一个路由器。万家金服APP的首页上也有“K码激活”的明显标志。而斐讯路由器的生产商——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斐讯通信”)由顾国平直接持股19%。

斐讯通信目前身负85亿元债务,并被多家法院查封旗下资产。根据上海炳通披露的信息,其举牌绿庭投资的资金由两部分组成,分别为向上海康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康斐”)借款的3亿元,以及通过融资融券账户融资的1.5亿元。上海康斐成立于2017年7月7日,注册资本1亿元,实缴资本0元。

为什么短短四年时间,顾国平和他的“小华为”从云端跌落,资产不仅已经被轮番查封,公司还落下了高达85亿元的欠债?

失败的借壳上市

2016年的股灾,成为了无数加杠杆股民的噩梦。这其中,就有顾国平。

2016年开市,大盘持续受挫,元旦后仅11个交易日,顾国平运作的慧球科技跌幅就超过35%。

由于最初希望通过定增入主慧球科技的规划被打乱后,顾国平转而通过二级市场增持为其资本运作开路,而在增持方式上,顾国平沿用了此前的套路,以小博大借助资管计划加杠杆。

在和慧球科技两年半的恋爱中,顾国平经历了数度爆仓、股权缩水、监管问询的重重考验。

但最终,顾国平选择了辞去董事长、总经理职位,并放弃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角色,带着昔日部下黯然离场退出慧球科技纷争。

死党借钱再举牌

2016年11月20日,上海炳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炳通”)在二级市场疯狂买入绿庭投资,累计持股触达5%举牌线,成为绿庭投资第三大股东。

在遭遇证监会市场禁入(终身)9个月后,顾国平又一次现身资本市场,不过举牌方上海炳通实际控制人不是顾国平,而是其同学陈海东。

这一举牌遭到交易所问询。根据回复函,关于本次举牌的资金来源由两部分组成,分别为向上海康斐借款的3亿元,以及通过融资融券账户融资的1.5亿元。其中,前述3亿元借款分期到账,目前到账2.3亿元。

而上海康斐与顾国平有着密切的关系。上海康斐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为顾云峰,此人多次与顾国平出现在斐讯系相关公司。

根据天眼查数据,以上海斐讯数据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为核心,周边关联的近百家企业构成斐讯系公司。

顾国平对外的职位是斐讯CEO,其也是斐讯通讯的股东。斐讯通讯曾计划借壳ST慧球而失败,属于顾国平控制的核心资产。

曾经誉为“小华为”的斐讯:欠债85亿! IT业界 第2张

据《证券日报》报道,截至2016年9月30日,斐讯通讯的其他应收账款高达17.2亿元。而其他应收账款前五名的借款方,4家为斐讯系关联公司。

其中,上海国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和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都为斐讯通讯的股东。上海慧球此前曾是顾国平控制的上市公司ST慧球的子公司。

资产腾挪的同时,已经有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对斐讯通讯实施破产清算。

2015年5月,斐讯因买卖合同纠纷问题曾与江苏达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达海公司)对簿公堂,法院判决斐讯通讯支付达海公司工程材料及设备款、利息等款项近4000万元,但斐讯至今未支付。

2017年1月份,据媒体报道,斐讯通讯对外负债已经超过80亿元,已经多次被不同的法院数次查封资产。

联璧金融揭开了斐讯的冰山一角?

6月21日,被称为“四大高额返现平台”之一的联璧金融暴雷。截至目前,联璧金融多位高管已经被逮捕。而与联璧金融联系最为紧密的,也最为网民熟知的就是“0元购斐讯路由器”。

其方式是通过将用户的路由器购买款项转化为理财产品的方式全额返还,返还需一定周期且资金会返还在联璧金融APP上。

随后,斐讯陆续发布四次公告,承诺已售出硬件产品的K码由斐讯负责协调第三方进行兑付,将通过技术手段转至其他战略合作伙伴平台。

截至7月9日,从京东商城了解到,斐讯旗舰店内所有商品均已下架。

当前市场资金面紧张,网贷平台一时间成为风险高发区。截至目前,钱宝网、雅堂金融、唐小僧、联璧金融等四家高返利平台全部无法正常提现,留下的资金“黑洞”波及了成千上万的投资者。

值得关注的是,部分在近期曝出风险的网贷平台被指可能为“自融”。所谓“自融”,是指利用具有关联关系的企业为自己或其他关联方进行融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网贷界,“自融平台不能碰”是一条铁律。

以前网贷平台自融做得比较简单粗暴,能够直接从借款人信息中识别出关联性。随着监管的不断深入,自融行为也越来越隐蔽,比如通过众多壳公司借款,或虚构借款方,而且借款人信息打码严重,实际上资金最终可能流向了平台股东或关联方。业内人士建议,除对网贷平台加强监管外,对于投资人而言,在个人专业能力有限、手段有限的情况下,可多关注舆情信息。对于出现自融疑问的平台,坚决采取规避态度。

本文转自:运营商段子手

顶: 1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