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年会图鉴

 人参与 | 时间:2019年01月10日 18:31

2019年的冬天静悄悄。

往年此时,马化腾的freestyle,马云的视觉系摇滚、王健林的老歌独唱,早已组成了吃瓜群众过年回家之前的最后一波谈资。

还是得怪2019年太冷,人实在是懒了,互联网公司从上至下,提不起任何想要办年会的精气神儿,到现在为止,还只有“马化腾是腾讯的孟美岐”在微博上刷了一次屏。

这要是放往年,不管有钱没钱,互联网公司们都秉着“不在年会中爆发,就在年会中作妖”的原则,将喜悦、焦虑、难熬通过或戏谑或煽情的方式表达出来。

去年即使没挣钱,但是希望还在,大可煮酒论英雄,高谈“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

今年即使没亏钱,却个个哭丧着脸,其场景恰应了东晋新亭会上周顗说的:“风景不殊,举目有江河之异。”

钱虽然没丢,还揣在自己兜里,但是想到往后挣钱不易,就如丢了山河故土一样不是滋味儿。

一、腾讯率先欢乐

去年鹅厂的年会精彩,料多。

小马哥一身嘻哈说唱风,虽然让人大跌眼镜,但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年会图鉴 IT业界 第1张

只不过当时嘻哈正遭屠戮,小马哥神似PGone的造型引得一众吃瓜群众喊话:“别步了后尘”。

去年在造型上的最大看点不是小马哥,而是鹅厂的各个核心高管。

刘炽平的酷炫双截棍,耍的风生水起。

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年会图鉴 IT业界 第2张

任宇昕喊麦,声嘶力竭,摇滚老炮的既视感。

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年会图鉴 IT业界 第3张

一惯被称为极致宅男的张小龙打扮起来竟也是痞帅痞帅的。

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年会图鉴 IT业界 第4张

载歌载舞算是精神上的愉悦,物质上的自是也跑不了。在开会前,就有传言中称,天美游戏团队的年终奖为100万,后来负责人辟谣,100万不过是他们的一个季度奖而已,年终奖不在此列。

这到底是辟谣还是炫富?

而在年会中的一个抽奖环节,奖品是腾讯1000股股票,彼时腾讯股价接近400港元,1000股市值约为30万元人民币。

腾讯员工收入虽高,但30万也算横财了。

抽奖结果出来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什么叫“名副其实”。

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年会图鉴 IT业界 第5张

中奖人名叫“傅裕”,看到这个名字,底下一阵骚动。

“富裕”中奖了,“richfu”中奖了!底下一阵雀跃,不少人当场提出要改名字。

不过不知道“富裕”同学有没有将1000股适时出手,鹅厂这一年K线图上下翻飞,若出手时机不对,30万就可能变成了15万。不过这是后话了。

2018年初的鹅厂处在一个盛极的顶点。2017年全年总营收2377.6亿元,收入增长了56%。

微信月活用户破了十亿,微信支付也在零碎的场景化支付上有重大突破,《王者荣耀》横扫了游戏市场,眼看着社交、金融、游戏三大支柱蒸蒸向上,前途无忧,在年会上大家开心的放肆也当真出自心底。

只不过大公司盛极之后大都迎来困窘,无论是腾讯还是苹果,你很难说他在某一个关键决策上出现了重大失误,但是树大招风,市场上些微的变化,率先受到冲击的就是这些参天大树。

但2018年最为动荡的鹅厂,却也率先开了年会,气氛依旧火热,并且紧抓热点。

小马哥C位领衔,带着高管跳起了创造101的主题曲《pick me》。

小马哥舞姿到位,表情可爱,看舒服的网友,立马热搜伺候,当天榜一就是“马化腾是腾讯的孟美岐”。

只不过比之去年的在造型和抽奖上的放肆,鹅厂今年其实挺克制的,除了小马哥上了热搜,也就数张小龙的演讲引起热议。

鹅厂今年年会正值大师张小龙更新微信7.0,一句“汝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汝来看此花时,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过来。便知此花不在汝之心外。”

禅意无穷,就是没有多人听懂了。

只看到8岁的微信长的越来越像qq了,当年靠着讨好爸妈起家,现在战略既成,自然知道谁才是互联网的真正金主。

微信的整个成长过程,净是鹅厂小心翼翼下的套。就如张小龙所说:

“互联网的发展史,就是套路发展史,用套路去欺骗用户、误导用户。自古套路得人心,这是一个套路的舞台。如果要做套路,请高级一点。”

除了这些道尽互联网大实话的语句,今年不放肆的鹅厂,静静的听着张小龙老师语重心长的教导:“关注用户,而不是关注竞争对手。”、“善良比聪明更重要”。

看来张小龙要挑起东晋王导的责任了,当东晋故臣在洛水新亭会上各个意志消沉时,全仗着王导一声:“当共戮力王室,克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泣邪!”骂醒。

只不过胜仗打惯了的鹅厂员工痛有多深,张老师的教导有多少力量还是未知数。这场年会放到10年之后,能不能成为鹅厂的转折?

二、程维、王兴的年会愿望怎么都没实现

美团外卖渠道部2018年的年会现场照片曝光的时候,让人吃了一惊。

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年会图鉴 IT业界 第6张

美团渠道部现场提出口号:“灭饿除滴,商渠共赢”。让人想起了武侠江湖中大侠振臂而呼,联合各派要“铲除奸佞,消灭邪恶”,还武林一福祉。

不过外卖市场需求大,受众广,高峰时的运力真的是美团一家能吃的下的?

但2018年开年,无论是美团做打车还是滴滴弟做外卖,像两个飞速狂奔的年轻巨人各自甩了一招,发现现在还不是交手的时机,便各自作罢。

美团要忙着找钱,一刻也不能停,无限边界概念虽好,但是太费钱,

一级市场没有,二级市场是必选项。2015年到2017年,美团招股书上写的清楚,三年录得亏损353亿。

要说中国公司各个羡慕亚马逊的市值,但是也就美团在亏钱上赶上了。王兴才最有潜力成为中国贝索斯好嘛,看发型就知道了:

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年会图鉴 IT业界 第7张

都是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啊!

去年那边美团忙着“灭饿除滴”,这边滴滴也第三年在工体开了年会。

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年会图鉴 IT业界 第8张

胖胖的程维,戴上红围巾,洋溢节日的喜庆,底下8000员工一脸朝圣,等着苦尽甘来。

不过滴滴2018年的年会没有巨奖,只有程维给画的饼:

“AI for Transportation(AI改变交通)。打造一站式出行平台,走向世界,真正变成人工智能的出行助手”

AI果然是互联网公司的万金油,当这个概念从领导嘴里出来时,公司上上下下都会闪烁着高科技的光芒,一切问题都将不再是问题,什么亏损、车少、部门监管,统统都会成为伟大征程上的一点皮毛小事。

程维画完,CTO张博画,也挺务实的:

“过去二十年,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解决了信息的流动问题,滴滴希望在未来十年解决物理世界人和物体的流动。”

还是柳青靠着女人的第六感,敏锐的察觉出了滴滴的主要矛盾:

“滴滴正在经历成长中的阵痛,主要原因是组织的问题。人数从700人增长到8000多人,不好管。”

然后接下来一年,滴滴都在为安全问题付出了巨大代价。

女人的直觉也不是每次都准的。

总的来说,去年的美团和滴滴都豪情万丈,煮酒论英雄,但愿望都落了空,一个被股市痛击,跌去发行价的四成,一个被人民痛击,发誓要重新做人。

今年两家的年会都没了音讯,只滴滴传出了“噩耗”,前几日程维官宣:滴滴员工今年的年终奖将会被砍半,高层主管甚至没有年终奖金可以领。原因是下半年在安全上的投入太大。

要说年会就是在公司先过个年,在家里大家都懂的报喜不报忧,在公司怎么就这么实诚呢?

三、假如今年ofo有年会

《财经》在给ofo宣布死刑的那篇稿子中,对ofo 2017和2018两次年会的差异描写极精彩,两次年会也暗合了ofo由盛转衰的标志。

“——在2017年初年会上,酒至酣处,现场有人带头开始背诗。一位员工当场背了一首《滕王阁序》,戴威奖励1万元。即使冷空气已经侵入骨髓,他们依然难以忘却曾经温暖而酣畅淋漓的日子。”

戴威死于梦想,但是亲手把戴威的梦想毫无节制的膨胀到每个人都承受不起的幕后推手,不正是那些给与ofo花不完的钱的投资人。

他们告诉戴威去追梦,会用钱把他的梦想砸出来,但是没告诉他的是在商业上,每天一个梦想都可以明码标价,当你真的花到了某个程度,还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要么死,要么滚蛋。

与2017年胜极的年会相比,2018年初的年会,是ofo崩塌的开始。

“2018年初的年会上,ofo请来在立方庭时员工最喜欢的民谣歌手赵雷,举办了一场以“TOP ONE”为主题的嘉年华。场上3400人,有员工感到场面一度有些混乱。也有供应商指出,这场年会费用未结清。”

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年会图鉴 IT业界 第9张

这场年会的主题是“TOP ONE”,第一名是投资人给戴威定下的终极使命:“跑到市场第一,这是你唯一的目标,钱的事你不用管。”

即便2017年过完,共享单车的牌局和生意变得越来越复杂,但所有人似乎都在坚持自己的理由,不肯退避,不去想到最坏的结果到来时,惨重的损伤将如何承受。

ofo是被生生拖垮的,看似戴威不肯放弃理想的背后,实则是一个个幕后大佬在为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博弈,各个拥有一票否决权,所以什么事情也谈不成了。戴威的梦想是遮羞布,若不是亲历其中的马化腾点出veto right,大抵没多少人能够看得透这层遮羞布下的真相。

假如ofo今年还有年会,主题大概是“论如何不被梦想窒息”。

创业不能没有梦想,但梦想不能太大,太大容易成为老赖。

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年会图鉴 IT业界 第10张

要么,在美国回不来。

要么,在中国出不去。

来源:互联网圈内事

顶: 0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