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松资讯

章鱼的专栏首页

    章鱼在卢松松博客的专栏
    章鱼

    作者介绍:

    作者网站:

    浮浮沉沉,移动互联网的激荡十年

    2019年10月19日 | 作者: 章鱼 |
      从09年到19年,移动互联网的十年,对某些人而言是那么的漫长,跌跌撞撞始终逃不出命运的桎梏。对某些人又是那样的短暂,短短一瞬尝尽人间酸甜苦辣。不管情愿与否,十年的历史车轮已经驶过,我们互联网人的每一个行为,每一个决定都定格在了历史中。那些悲伤、嬉戏、怒骂、功成,仿佛那么远,又仿佛那么近。过去十年是社会大发展的十年,也是移动互联网从无到有,到瓜熟蒂落的十年。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如同午时的太阳,正值鼎盛年...

    12306上线扶贫商城

    2019年10月18日 | 作者: 章鱼 |
      10月17日消息:铁路12306App上线了“扶贫商城”专区,为贫困地区免费提供平台进行产品销售。据介绍,12306扶贫商城采取的是直采直销模式,平台由铁路部门负责日常运维,对入驻的贫困地区企业免收平台费。从页面内容可以看到,扶贫商城以农副产品为主,包括粮油干货、茶叶、零食、水果、肉类、文旅非遗以及特色商品等。此外,12306还开设了“扶贫推介”板块,动态宣传贫困地区的风景人文和特色物产。来源:站...

    抖音急速下沉

    2019年10月17日 | 作者: 章鱼 |
      抖音和快手正变得越来越像。近期,抖音推出极速版,跟快手极速版的拉新补贴模式几乎一模一样。虽然诞生之初,两款App的基因并不相同,但在前进的路上,正面交锋在所难免:无论是“城市带动乡村”,还是“农村包围城市”,流量触顶之际,他们之间的界限正变得越来越模糊。先是快手做了大屏版,单列下拉的信息流神似抖音;现在,抖音也出了极速版,不仅采取红包补贴来裂变拉新,在“关注”界面,也采用了快手的双列点选展现方式。...

    马云获福布斯终身成就奖,全球互联网领域获奖第一人

    2019年10月16日 | 作者: 章鱼 |
      10月15日晚,在新加坡举行的2019福布斯全球CEO大会现场,马云被授予福布斯终身成就奖,以表彰他在全球范围内坚持和倡导企业家精神,帮助一代人通过互联网获得成功。马云也是13年来全球首位获得该奖项的互联网行业领导者。福布斯媒体集团主席、《福布斯》总编辑史蒂夫·福布斯在颁奖词中盛赞马云,“不仅是我们这个时代、更是有史以来世界上最伟大的企业家英雄之一”。福布斯认为,马云不仅创造了阿里巴巴这家伟大的公...

    小红书上架,一场蹭流量闹剧的终结?

    2019年10月15日 | 作者: 章鱼 |
      小红书重新上架了。看起来除了小红书团队本身,就数小红书的重度用户和小红书的渠道合作伙伴最高兴了。前者不用再费劲下载,后者又可以开怀赚钱了。在小红书下架的77天里,产品数据走向显然更有看头了。因为这是这家公司和这款明星产品,在持续22个月高速增长之后遭遇的首次全盘数据下滑。小红书在过去20个月的总活跃用户数据曲线,2019年7月30日(小红书下架的日子),那个节点是一个分水岭。下架意味着官方渠道新增...

    被蹭网7毛钱,一个博士网管揪出了一个黑客集团

    2019年10月14日 | 作者: 章鱼 |
      CliffStoll原本是个中规中矩的理工男。80年代,他在亚利桑那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然后跑到夏威夷去做天文望远镜的建设。但是在1986年,他的科研经费用完了,他没有办法继续研究,变成了待业青年。但Stoll的人设,就是掉血触发技能觉醒。这次失业触发了他的IT技能,所以他到美国能源部的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应聘,跑到了地下室做起了地下系统管理员,也就是网管。Stoll自嘲,“实验室还回收二手天文学...

    腾讯不得不说的故事

    2019年10月13日 | 作者: 章鱼 |
      不久前腾讯QQ二十年的消息在朋友圈刷屏了。话说OICQ的第一个版本220KB,程序包做得很小这件事情小林可以作证,并且还能补充一个有趣的细节。ICQ网络寻呼机&WinZip自解压缩包还记得时间是在1999年的春节前后,小林正在深圳瀛海威机房值班,听说国内有个和以色列人开发的ICQ(ISeekYou)很像的聊天软件叫OICQ(OpenICQ),与之不同的是支持很多可爱的卡通头像,所以也跑去下...

    日活2亿的豆瓣,为什么还是赚不到钱?

    2019年10月12日 | 作者: 章鱼 |
      娱乐至上的时代,各大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层出不穷,好坏掺杂,为了让大众能快速地找到真正的好节目,于是各种评分APP纷纷崛起。这其中,豆瓣就深受大众喜欢,其巅峰时候日均活跃用户超2亿,这是互联网世界极少见的。按道理说,豆瓣必定是赚得盆满钵满,然而真实情况却是——豆瓣真的太不会赚钱了:2011年,其创始人阿北说豆瓣实现基本盈利;2015年,阿北依然说豆瓣基本盈利;到2018年时,连阿北都不确定了,他...

    没有人能批评罗永浩,但谁都可以批评吴晓波

    2019年10月11日 | 作者: 章鱼 |
      10月6日,罗永浩评价“吴晓波上市梦碎”时表示,一是因为“梦太大”,二是因为“入错行”,并称吴晓波是“事后诸葛亮”,“玩嗨儿了产生幻觉”。冤有头,债有主。这句话很大概率是为了回复今年4月份吴晓波在一个推广自己著作《大败局》的论坛上提到了老罗做手机,当时吴的原话就是“梦太大”和“入错行”。但是谁让现在网民记忆只有7秒,几大科技媒体都只报道了后果,而没有提到前因,当然读者也有很多是就看个标题就评论的,...

    Google离开我们快十年了

    2019年10月10日 | 作者: 章鱼 |
      2010年1月13日,Google离开中国。掐指算来,Google已经离开我们快十年了。2010年是个特殊的年份,这一年还发生了3Q大战。为什么诸多大事都发生在2010年。就是因为2010年是PCWeb互联网的诸神黄昏。2011年,移动App互联网终于拉开大幕,在中国,小米产生、微信产生。现在也轮到了移动App互联网十年的诸神黄昏了。所以咱们有必要再回顾一下PCWeb互联网的黄昏。(1...

    巨头混战车联网

    2019年10月09日 | 作者: 章鱼 |
      在这个“万物互联”的时代,车联网的地位越来越重要。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车联网市场规模约为525亿美元,预计到2022年将增加至1629亿美元,CAGR为25.4%;其中,中国车联网市场规模约为114亿美元,预计到2022年将增加至530亿美元,CAGR为36.0%。作为成长最强劲的市场之一,车联网的市场规模提升迅速。面对巨大的市场与前景,近年来,互联网巨头们纷纷加入...

    新加坡防止网络假信息法令生效,个人最高可判10年

    2019年10月08日 | 作者: 章鱼 |
      10月7日消息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近日新加坡对付网络假信息的法令生效,个人违反最高可判坐牢长达10年,罚款最高10万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518590元)。据了解,早在今年5月新加坡国会通过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根据法令,内阁部长有评断信息真假,然后发布指示要求更正或撤下信息的绝对权力。当事方若对指示有异议,可提出上诉。在10月2日新加坡政府电子宪报公布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

    网络社区,年轻人的精神家园

    2019年10月07日 | 作者: 章鱼 |
      「你是GG还是MM?」,这句古朴又真诚的问候曾在十多年前花花绿绿的大脑袋显示器屏幕上此起彼伏,那些第一次即时连接了天南海北网民的聊天室,成为当时中国互联网中人声最鼎沸的场所。「不同意斑竹的观点……」,这当然不是在跟一株植物锱铢必较。当即时聊天的属性无法满足网友们对全民讨论的需求时,论坛开始风靡网络,那里聚集了百花齐放的声音,也孕育出具有强大社会影响力的网络事件。进入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大喊「贾君鹏...

    张朝阳的B面:另类玩家

    2019年10月06日 | 作者: 章鱼 |
      “我沉寂了很多年,这就是人生阶段,会经历事情,会(有)低谷,然后认知才能成熟。”今年7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55岁的搜狐创始人张朝阳这样描述过往经历,没有激动、没有不甘,只是有些遗憾“花那么多年才成熟”。清华大学物理系本科、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博士后毕业的张朝阳,潜意识里总有一种自己是“聪明人”的优越感,他也确实凭借着自己在美国积累的人脉和资源后来办成了搜狐,成为“中国互联网教父”。不过,理...

    巨头电商失利往事

    2019年10月05日 | 作者: 章鱼 |
      现代企业巨头就如武侠里各城池里的各大门派。有的精修刀枪剑戟、擅长拳脚招式,有的则好内功心法、崇尚精神力修为。神剑山庄、天元神宗,无一不是各自领域令人敬畏的强者。如同精于做"人与货"买卖的阿里、专于人与人社交的腾讯、发于物与物流通的顺丰、擅于人与信息搜索的百度,意在网聚人之力的网易……巨头们各怀绝技,在各自的山头占地为王。然而,巨头们的野心却不局限于此。从“来往”到“钉钉”,马云...

    硅谷光鲜之下的真相

    2019年10月04日 | 作者: 章鱼 |
      硅谷光鲜之下血淋淋的真相2019年9月19日,一名程序员从脸书(Facebook)位于门洛帕克(MenloPark)总部的办公楼楼顶跳下,像一颗流星一般结束了自己38岁的年轻生命。当天下午,关于该名程序员的详细身份信息在网上不胫而走。我们无心去再次揭开他家人、朋友的伤疤,因此并不准备详细介绍关于他的个人信息。为了方便行文,我们称死者为A。在翻阅A短暂的生命经历时,我们看的是一个勤勉的奋斗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