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三杰”王峰、求伯君、雷军,王峰仍是“浑身是胆”的大拿

 人参与 | 时间:2018年10月01日 20:09

从金山出来创业的第二年,遇上汶川地震,王峰办公室所在的19楼也晃得厉害。原本他是想要逃生的,但转念一想楼层太高、人太多而电梯又窄,就放弃了。那一刻,他想“如果楼倒了,估计要挂,我无怨无悔。”

"金山三杰”王峰、求伯君、雷军,王峰仍是“浑身是胆”的大拿 IT业界 第1张

逃过一劫后,王峰曾在2010年时这样总结自己前面的人生,“教书教了6年,金山干了10年,不知不觉现在创业4年。就算2012年真是世界末日,我也觉得挺值的,因为我活了三辈子。”

也是,这位20多年前拎着个包孤身北上闯入中关村的中学老师,早已在互联网上书写了一系列传奇。“金山三杰、中国网络游戏‘最后一个大佬’、天使投资人”,随便一个头衔都是故事。

谁的青春不轻狂

不管是长相还是性情,王峰都像是从武侠小说里走出来的人物。

他的脸型偏方,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早些年留着二八分及脖中长发,长得有点像香港电影大亨向华胜,也有点楚留香的味道,反正一出场就是大哥风范。

同时,这位互联网老兵的性情是矛盾的。他既有知识分子的书卷气,又有在枪林弹雨中厮杀的“江湖气”,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面悍匪,一面书生”。

这样的人,从来都不是池中物。

1969年,王峰出生在重庆兵工厂大院,这里聚集了天南地北的人,冲突、打架是常有之事。在他的记忆里,“父母一天到晚打架,小孩也一天到晚打架。你不打架,在学校是混不下去的。”

"金山三杰”王峰、求伯君、雷军,王峰仍是“浑身是胆”的大拿 IT业界 第2张

王峰一家(左二为王峰)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王峰自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法则,他说自己是亦正亦邪的孩子,既可以跟坏孩子抽烟,也可以跟好孩子讨论数学题。

后来,这种生存智慧,让他在金山过得很舒服。

众所周知,求伯君和雷军是金山的两座“大山”,在金山时期,王峰就像是这两人之间的调和剂。跟求伯君相处,鲜少谈论工作之事,多是分享玩儿和生活,但到了雷军那儿,就几乎全是讨论工作的事,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投其所好吧。靠着超强的业务能力和生存智慧,他成了金山的第三号人物。

大学毕业的时候,王峰当上了中学数学老师,一干就是6年。可是到了1995年的时候,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淘金、创业成了热门词,史玉柱开始成为偶像。

王峰实在熬不住了,他决意追随这股大潮,要么去海南,要么去北京。最后他拎着个包就去了北京,开始北漂的日子。初到北京,没有同学没有朋友,人生路不熟,他先是在中关村图书城街头卖保健品,后来,投资三万跟人合伙创办一家公司,走南闯北苦熬近两年,合伙人却告诉他没挣着钱,第一次创业就这样无疾而终。

有一年冬天,他押货到新疆,还没出站货就被两个乌鲁木齐的人抢了,一怒之下他不管什么“强龙难压地头蛇”,在满天飞雪中狂追抢货之人,最后在一条胡同里将对方摁倒在地上,那些后来赶到现场的公安看到这个场景,瞬间傻眼,他们对王峰说,“你小子真牛,气焰太嚣张了,有种。”

他们不知道的是,王峰可是在打架中长大的。

闯入金山

上过战场经历过肉搏战的人,是不会畏惧的。

后来闯荡中关村,不管是跟随雷军、求伯君拼杀,还是独自闯荡,王峰始终保留一股不顾一切往前冲的狠劲。

1997年春节过后,28岁的王峰终于正儿八经地回到北京找工作。第一家应聘的公司是金山,而当时面试他的人是雷军。

"金山三杰”王峰、求伯君、雷军,王峰仍是“浑身是胆”的大拿 IT业界 第3张

那一年,金山发布了WPS97,正举起反击微软的民族产业大旗。这时候的金山,特别需要一个人出来扛大旗,但那时有着“中关村策划第一人”之誉的毛一丁已经离开金山,转投对手瑞星怀抱。

王峰的加盟,刚好补上了这一缺口。混过社会的王峰,跟很多程序员出身的金山人不一样,他胆子够大也没有太多的条条框框,做事拿得起放得下,干脆利落,虽然对软件一窍不通,但特别适合做市场推广。

很快,他搞了一场以“秋夜豪情”为名的金山词霸3市场推广活动,反响热烈,在当年超越了微软的Windows98“午夜疯狂”,借此王峰崭露头角。

真正让王峰声名大振的是“红色正版风暴”,这个活动把金山词霸和金山快译产品销售从几万套提升到了100万套的销售记录,从此金山在IT行业成为“标杆”,而王峰在金山也平步青云。

2001年,他被提拔为公司副总裁,同时挂帅金山毒霸事业部,开始与国内外老牌厂商上演杀毒市场龙虎斗。这不得不提他与毛一丁的交手,双方的交战在2002年打得最激烈。

瑞星是金山毒霸最强劲的对手,除了价格战这种常规战术,双方还一度闹上法庭。有意思的是,尽管“战场无父子”,但王峰私底下对毛一丁充满景仰,每次提起毛一丁,王峰都赞不绝口,说毛一丁是个在媒体公关方面的“牛人”。

也许是经历使然,王峰说话很直,脾气也火爆。当然,也可以说他是性情中人。有时候骂起下属来,口无遮拦甚至“尖酸刻薄”,鲜少顾及他人情绪。“金山五虎”之一的邢山虎对此深有体会,当年做王峰下属时,常常被王峰骂得“狗血淋头”。有一次,王峰、雷军和邢山虎三人在讨论一个产品推广方案,由于邢山虎一时没拿定主意怎么做,当场被王峰骂了两个小时,直到雷军踩了王峰一脚才消停。

出走的日子

2006年秋天,王峰递交一纸辞职信离开了金山,一年后金山赴港上市。

选择在这种节骨眼离开,虽然有点可惜,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所有的离开都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王峰有自己的考虑,他说“那一年真的烦透了这个工作,提不起精神来了,因为这一切你都太熟悉了。不能说王峰想坐什么位置,就是没有空间了。”

那是王峰在金山的第10个年头,当时已经是金山第三号人物,地位仅次于求伯君和雷军。所谓的没空间,就是王峰遇到了职业天花板,有着太多不如意,这还得从2003年和雷军的那场对话说起。

这一年,盛大和网易在网游上的频频告捷,金山管理层决定进军网游,当时由张志宏掌舵。然而,有一次在珠海开完高管会议,雷军特意留下王峰,雷军给王峰递过一支烟,说“兄弟,跟你商量一件事,你去管网游吧。”

为了协调各方,王峰给出了一个折中方案,他和张志宏做副总辅助雷军。都说一山不能藏二虎,更何况是三虎,再加上后来求伯君的介入,关系越发微妙。用王峰的话来说,“四个人一起管,太复杂了。”

而那时候,由于种种原因,金山迟迟还没有上市,这样的处境下,王峰萌生了去意。

一个大拿离职,自然不乏挖角者,但王峰有自己的底线,他放言绝不去任何一家公司,因为这是金山的背叛。如此一来,他就被“逼上”创业之路。

2007年3月,王峰拿到IDG资本200万美元的A轮风险投资,创办蓝港在线(现更名为蓝港互动)成立,致力于网络游戏开发。其实,按照竞业协议他这时候是不能碰网游这一块的,但是,“雷军放了我一马”他坦言。

什么叫创业维艰,王峰总算是领悟到了。

起起伏伏多年,总算在2014年赴港上市,也“弥补”当年在金山留下的遗憾。今年,雷军也带着千亿级体量的小米风风光光赴港敲钟。

有意思的是,现今蓝港互动、金山、小米市值分别为2.73亿、199.19亿和4300.48亿,这悬殊的差距,对于好面子的王峰来说,滋味可不好受。

时光走远,王峰还是那个“浑身是胆”的大拿,但江湖早已不是原来的江湖。

作者:电商报 李迎

顶: 0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