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二十年,能否冲破“搜索框”?

 阅读量 | 时间:2020年05月01日 15:33

百度二十年,能否冲破“搜索框”? IT业界

从来没有哪家互联网公司像百度一样,同时身负盛名与骂名。

它在中国互联网江湖搏杀二十年,见证了无数的一夜成名,也见证了将军迟暮,美人白首。尽管市值已经不足阿里腾讯的十分之一,但仍在流传的“BAT”称谓证明了它还有那么一些江湖地位。

然而,反过来看,无论在哪个中文互联网社区,“骂百度”似乎成为一种政治正确,“百度有难,八方点赞”。

百度是什么?恐怕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会是那个搜索框。成立20年以来的大多数时光里,百度商业模式的核心也正是这个搜索框。

搜索框像百度坐困的愁城,攻不出又守不住。百度之所以为百度,却也只因这一座愁城。

如今,各种App和小程序让人们不再依赖搜索框,百度的触角也难以伸到诸如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这样封闭式的内容社区。

倘若搜索框失守,那么百度是谁?百度在哪?百度将向何处去?

01

最近,关于百度的新闻层出不穷。

其中一条或许不算起眼:4月中旬,有媒体报道称,百度网盘破解版Pandownload开发者蔡某被抓获,该软件开发者共非法获利30万余元。报道称,该软件可以以非会员权限实现百度网盘资源的高速下载,致使百度公司损失高达上千万元。

从商业伦理的角度来看,百度是受害者,蔡某这种通过开发软件,绕开百度网盘付费限制的行为也触犯了法律。

但消息一出,批评百度的声音仍然沸反盈天。究其原因,无非是百度网盘在国内网盘领域基本处于一家独大的地位,百度借这样的地位让网盘用户强制二选一,要么忍受几十kb/s的龟速下载,要么买网盘会员。

而当年百度之所以能在网盘业务上做到一家独大,其宣传噱头正是“免费网盘”。在用户基数上来之后,百度先是推出了10元/月的普通会员,又在2016年推出了25元/月的超级会员。要知道,25元/月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互联网企业增值服务的价格。

同时,普通会员的下载速度也受到了严重的限制,与用户的带宽完全不符。

尽管百度在近期还推出了单次下载功能,但目前该功能还没有完全上线,并且收费也不算低。最重要的是,用户们抨击和抵制百度网盘的核心原因,不是价格,而是百度“吃相难看”。甚至有网友怀疑这一次是百度网盘设局搞垮Pandownload。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业务问题,而是百度整个商业逻辑的顽疾——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企业已经很少在产品的核心功能上动付费的心思了。字节跳动发红包吸引用户看抖音美团滴滴用补贴吸引用户打车点外卖,但这些产品增长为国民级App之后,它们并没有在核心功能上向用户要钱,而是在周边的增值服务上动盈利心思。

百度网盘的做法,相当于腾讯告诉你,微信想加100个以上的好友,请付费;相当于阿里告诉你,想一次性网购10单,请充会员。

更讽刺的是,去年年初,百度才第一次由李彦宏发表了使命与愿景:成为最懂用户,并能帮助人们成长的全球顶级高科技公司。

相较于阿里的“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腾讯的“科技向善”,百度的愿景显得苍白而空洞。很遗憾,百度现在仍然是中国最不懂用户的互联网公司之一。

02

百度的没落更像是非战之罪。

起家的业务是那个搜索框,作为一个公司,百度的基因与形象也是那个搜索框。搜索本身就是一形象模糊,边界巨大的业务。

阿里由交易起家,业务可以自然地向金融与营销延伸;腾讯由社交起家,做游戏也是顺理成章。那么搜索呢?

除了广告收入外,它很难延伸出其他业务体系,就连谷歌这样的世界科技巨头,后来增长亮眼的业务也是安卓系统和YouTube,和搜索关联并不大。

百度甚至难以像网易一样,去做中产群体的生意,因为搜索的用户太模糊了,没办法去定义和区分这些流量

百度曾经无数次尝试想打破那个搜索框的边界,努力地去做贴吧,把贴吧经营成了“全球最大的中文社区”,但没过几年,“吃相难看”的毛病犯了,不去改善产品,运营用户,而是简单粗暴地卖贴吧赚钱——甚至连新渠道都懒得找,直接卖给了广告业务的大金主莆田系医院。这才有了后来引发众怒的“魏则西事件”。

当然,百度也有做得不错的业务:百度地图和爱奇艺但这两个恰恰又是中国互联网盈利“老大难”的业务,不让百度输血都算不错的了。同时,这两个业务也并非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刚需,它们难以保证百度继续维持巨头的体量。

百度还想All in AI,但没做多久,领头人陆奇跑了。

近期的另两条新闻无疑让百度敲响了警钟:百度App频道停更,字节跳动上线百科业务。一方面,作为商业模式根基的搜索业务被动摇;另一方面,刀口舔血杀上来的互联网新贵们,连阿里和腾讯都敢捅,哪会在意旧贵族百度的威慑。

更何况,中文互联网有活力的那部分内容,基本都对百度关闭了——想买东西,你会打开淘宝京东和小红书的搜索框;想看视频,你会打开“爱优腾”、抖音和B站的搜索框;想看新闻和文章,你会打开微信或今日头条的搜索框。

百度App被停更和整改的原因是:大量传播低俗庸俗信息、密集发布“标题党”文章、公众账号注册管理及内容审核不严,传播秩序和生态问题突出,社会影响恶劣。这从侧面反应出,百度在充实自身内容社区上,或者说信息流业务上的努力也受挫了。

百度的流量盘子在逐渐瓦解,并被分而食之,剩下那些面目越来越模糊的流量,对百度变现的难度将进一步增大。从2014年至今,百度的毛利率从60%下降到40%左右。

03

唯一的好消息是,百度的AI业务已经有了一些起色。

百度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中,百度营收达到289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95%达到92亿元;从全年来看,营收1074亿元,实现同比增长5%。

百度的智能语音助手小度,仅在12月份就为全球用户实现了超过50亿次的语音交互;小度品牌第一方硬件语音交互次数达23亿次,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足足6倍。

百度地图则实现了日均轨迹历程20亿公里、注册开发者突破180万的应用规模;而作为百度AI技术平台的百度大脑,被全球开发者调用的次数达到了100亿次水平。

在无人驾驶技术方面,经历了三年的发展,Apollo 生态合作伙伴囊括了汽车厂商、Tier1 、芯片厂商、地图公司、激光雷达公司,以及出行服务公司等;比如比亚迪、北汽、博世、英特尔、Velodyne。同时,Apollo 的足迹已遍布全球 24 座城市,累计实现 10 万次安全载客出行。

那么问题来了,在搜索滑入深渊之前,新业务能成长到托起百度的程度吗?

作者:郑栾 来源:商界杂志

顶: 0踩: 0

来源:,(QQ/微信:13340454),也欢迎您在线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