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江湖的两个失意者

 阅读量 | 时间:2020年06月26日 17:42

2013年9月16日,当马化腾、张朝阳、王小川一起走进搜狐媒体大厦的专访间时,当年中国互联网最大的交易肥皂剧也尘埃落定了。

次日,腾讯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宣布与搜狐及其他独立第三方签订认购协议,向搜狗注资4.48亿美元,并将搜搜和QQ输入法业务与搜狗现有业务进行合并。

搜索江湖的两个失意者 IT业界 第1张

这张广泛流传的“定妆照”,成为中国互联网PC搜索时代的最后一抹荣光。

围绕腾讯、搜狐、搜狗产生的交易案,亦牵扯到百度、360和阿里巴巴,BAT和当时重归舞台的搜狐以及在搜索市场跃跃欲试的360,罕见在同一个牌桌围绕PC时代最有价值的搜索引擎,各自出招。

最终,以王小川说服张朝阳拒绝360、南下深圳拉来马化腾战略投资为结尾。

如果回顾搜狗16年的创业史,2013年秋天的那场交易案,对后来的影响甚至超过了搜狗上市。王小川如愿保住了留在牌桌的资格,给自己改变PC搜索江湖争取了一次机会。

同样努力给自己争取机会的还有周鸿祎。

2010年,堪称中国互联网最大战事的“3Q大战”打响。周鸿祎喊出“即使倾轧过360的身躯,360也一定要让这个腾讯恶霸付出代价”后,不仅借势将360送上资本市场,又在两年后进军搜索。

搜索江湖的两个失意者 IT业界 第2张

凭借360浏览器和网址导航在PC端的可观份额,360搜索迅速打开局面,超过搜狗成为国内第二大搜索引擎。

换言之,在腾讯入股搜狗之前,PC搜索市场的三分格局已然成立了。令王小川不安的是,第二总想着吞并第三。

360对搜狗的渴望路人皆知,2010年就提过一次收购,2013年已是梅开二度。

360的算盘打得响,一旦吞并搜狗,当时两家合计份额接近30%,足以对百度构成威胁。而这恰恰也是周鸿祎最后铩羽而归的原因,不仅搜狗不愿意卖,百度也不愿意。

百度的出现,搅乱了360的收购计划。据腾讯科技报道,当时百度的策略是不断杀价、抬高360并购成本,最不济的做法是将搜狗揽下。

除了百度,由“3Q大战”带来的影响腾讯开启防御性扩张,注资搜狗阻击360也是策略之一。“3Q大战”之后,360没有做社交,腾讯却做起了安全。注资搜狗后,马化腾的对外表态都是“腾讯将会专注于安全”。

最终在百度和腾讯的“共同努力”下,周鸿祎没能如愿兼并搜狗。

就此,中国互联网曾经最有可能改变搜索市场格局的两家公司各自划上了阶段性的句点。

腾讯注资、赴美上市,搜狗的高光时刻匆匆而过

2003年,刚刚从清华毕业的王小川加入搜狐,从事开发工作。张朝阳亲自挖掘了并培养了王小川,并将开发搜索引擎的工作交给了他。

2004年搜狗成立,2005年搜狗输入法推出,2009年搜狗浏览器上线。此后,以输入法、浏览器、搜索的三级火箭模式王小川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三年内浏览器为搜狗的搜索业务带去了60%流量

三级火箭的成功有一点可以佐证,360在后续切入搜索市场时,也是依靠360浏览器和网址导航,迅速打开的局面。

据坊间传闻,2009年搜狗浏览器的成功,让红衣教主周鸿祎垂延三尺。甚至2010年,360还曾在搜狐大厦附近专门租了一个办公室,专挖搜狗的程序员

一路与百度、360竞争,从三级火箭中走出来的搜狗,在2013年迎来了历史转折。

2013年的那场交易案,对搜狗而言至关重要。

无论是百度还是360,交易给其中任何一方,王小川最终的结局只有被扫地出门。百度拿到搜狗即阻击了360也消灭了一个竞争对手,而360王小川更为清楚,一旦周鸿祎得手,搜狗定会被扒皮抽筋,被整合进360的搜索业务中,“跟360合作,相当于骑着老虎,不仅会被吃掉,而且吃完还不一定干过百度。”

南下与腾讯结盟,王小川在逆境中做了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腾讯的到来,为搜狗带来巨大的帮助,移动端市场占有率从最低峰的不到2%,增长到上市前的16.9%并且还在保持20%左右的高速增长。

这建立在腾讯加持的战略资源之上。据搜狗招股书披露,2017年6月,搜狗有近40%的流量来自于腾讯生态体系,如微信、QQ浏览器、腾讯网等等。

腾讯甚至将微信搜索这样的黄金入口开放给搜狗,一度成为搜狗上市的最大想象空间。

2017年11月9日,搜狗在纽交所上市,发行价为每股13美元,开盘价为每股13.25美元,市值51亿美元。

搜索江湖的两个失意者 IT业界 第3张

张朝阳和王小川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意气风发,规划着搜狗的未来。一手抓搜索,一手抓AI,搜狗宛如一个缩小版的百度。

但三年过去了,搜狗始终未能创造搜索之外的第二营收渠道,股价也一路下滑,市值较最高点已经跌去了近80%。

搜索江湖的两个失意者 IT业界 第4张

2020年第一季度,搜狗营收同比增速已跌至1.58%,为2.57亿美元;归属于搜狗公司的净亏损为3161.6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净亏损385万美元同比扩大721.2%。

而营收增长几近停滞的原因,主要归咎于主营的搜索及与搜索相关业务的收入增长的几近停滞。

财报显示,搜狗搜索及与搜索相关业务,在2020年一季度的收入为16.58亿元,同比增长仅为1%,几乎与上年同期持平。其中,这一收入主要来自点击付费服务的增长,而以点击付费为基础的搜索服务已经占到搜索及搜索相关收入的九成以上。

这意味着搜狗主营的搜索及与搜索相关业务已进入发展稳定期,其增长空间基本定型,未来很难再得到突破。

此外,2020年一季度,搜狗的其他收入为1.38亿元,同比增长6%,这其中就包括搜狗大力发展的AI业务。财报指出,其他收入的增长正是由智能硬件产品销售收入的增加所致。

“3Q大战”之后,360渐渐失落

中国互联网的搜索引擎市场,除了搜狗,还有一个360。

以3721起家的周鸿祎,在雅虎中国的工作经历让他对搜索埋下了执念。雅虎中国卖给阿里后,周鸿祎创业成立360,进军网络安全。以免费杀毒软件迅速打开市场,随后借助360安全卫士、360安全浏览器等产品实现增值创收。

360和搜狗在搜索市场的晋级之路颇为相似,皆是曲线救国。

360进军搜索的2012年,浏览器市场份额中奇虎360已经跃至第二达到21.88%,而搜狗浏览器则只有5.89%。

搜索江湖的两个失意者 IT业界 第5张

凭借在浏览器市场和网址导航的市场份额,360搜索很快打开局面。Hitwise在2012年12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当时国内搜索引擎市场份额百度以65.7%位列第一,360以8.7%第二,搜狗以6.2%第三。

搜索江湖的两个失意者 IT业界 第6张

不过,由于过度依赖已有流量,360搜索的增长很快遭遇瓶颈。同时,在刚刚兴起的移动互联网,百度和腾讯开始合力“围剿”360。

3Q大战之后,腾讯和百度开始实施广泛扶持360竞争对手的策略。而在搜索上,360又开始遭遇百度、腾讯搜狗和阿里UC的三方狙击;在移动分发方面,则被百度收购91和微信配合应用宝的手段遏制。

这一切都让360在移动端的发展都极其艰难,于是周鸿祎想到了特供机的奇招。

周鸿祎其实很早就嗅到了移动互联网的商机,2011年360就推出过一款社交产品“口信”;2012年,当李彦宏还在犹豫,腾讯还在着力做手机浏览器时,周鸿祎就开始做手机助手——当时还没有人想通应用商店模式。

2012年,周鸿祎开启了自己的智能手机生涯。

搜索江湖的两个失意者 IT业界 第7张

最初周鸿祎寻求与华为合作,以开放平台不做硬件为条件,与华为合作推出特供机,据说,当年360已经和华为谈好了合作,但最后关头被华为内部否决。

与华为谈判的档口,360迫不及待与TCL合作推出了特供机AK47,与华为彻底决裂后又海尔、夏新、优思、青橙和创智成合作。

随着合作伙伴质量的走低,特供机的用户体验也一路下降。据说,360与TCL合作的特供机销量只有1万部,海尔和夏新的稍微好一些也只有6万和5万部。

2013年,周鸿祎将心思放在了搜索业务上,并购搜狗失败后2014年又将目光对准了智能手机。

特供机的失败给了周鸿祎足够的经验,这一次他选择与硬件厂商合作。360先后出资4.54亿美金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奇酷,360占股49.5%,酷派占股50.5%。

然而奇酷的发展也并未按照360的设想。

2015年6月,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获控股股东告知,出售18%股份给乐视网旗下公司。交易完成后,乐视网耗资21.8亿元入股酷派,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

于是就有了周鸿祎的那条朋友圈。

搜索江湖的两个失意者 IT业界 第8张

直到2016年,360终于处理好与酷派的关系,奇酷和大神合并开始启用360品牌,“跟着周总南下做手机”故事再度上演。

但是360的智能手机产品线,自从2018年8月21日推出了N7Pro后,一直没有全新的产品推出。360手机官方微博、360手机总裁李开新、360OS等官方微博都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

至于后面360在智能硬件市场的成功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故事了。但智能硬件的确已是360第二大营收业务,财报显示,2019年收入16.8亿元,同比增长65.2%。

兜兜转转到2019年,360又回归到自己的老本行——安全。2019年,360宣布启动政企安全3.0战略,正式进入政企领域。

2019年360安全及其他收入为4.7亿元,同比增长75.15%。安全与智能硬件成为360仍在同比增长的两大业务,互联网广告和增至服务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同比下滑。

但与搜狗不同的是,2018年360借壳回归A股,市值一度曾达4441亿元,较私有化时的93亿美元市值暴涨近700%。

不过,随后360股价一路下跌,如今已跌至不足20元,市值蒸发了超3000亿人民币。

搜索引擎的新江湖

当内容战争蔓延到各个角落,搜索引擎这个被认为已经过时的产物,又成为串联起整个生态的关键。

将搜狗、360挤下牌桌的也不是搜索引擎公司,而是字节跳动和微信,一个以算法见长,一个以社交独步。

在新的牌桌上,百度依旧是那个被挑战的对象。根据statcounter披露的数据,2019年,百度依旧占据搜索市场2/3的市场份额。

百度、字节跳动、微信正在围绕内容,决战下一个十年的搜索引擎。

头条搜索高调上线、收购互动百科,字节跳动展示了更多的野心。相较之下,微信一直在缓慢前进,直至今日,微信搜索尚无传统搜索引擎的高级搜索功能。

搜索江湖的两个失意者 IT业界 第9张

外界窥见微信搜索的野心还是从搜狗处得知。

搜狗在2019年三季报中宣布续签成为微信优先选择的第三方搜索服务。这已经不再是2013年搜狗与腾讯战略合作时的协议,微信已然从2013年最初的协议中豁免出来,可以自己做搜索服务了。

字节跳动与微信的搜索蓝图,进一步挤压着搜狗和360的生存空间。

自媒体字母榜报道,今年2月,小米浏览器已将默认搜索引擎设置为头条搜索,而根据最新数据,小米MIUI的月活用户截至2020年3月已达到3.3亿,这是非常可观的流量。

另一边搜狗在最新的财报中披露,其流量来源如今是30%自有渠道、35%腾讯、35%购买。搜狗自有渠道的固定和腾讯流量的收窄,意味着流量成本将升高。

一个值得关注的信号是,搜狗大部分的流量来自QQ移动浏览应用,微信渠道的流量仍是最少的。并且,在头条搜索大举进攻的情况下,搜狗未来在流量购买(手机预装)层面也会越来越难。

同时,搜索市场正在形成一个新的双引擎体系,即搜索+信息流。百度已经试验成功的双引擎体系,头条在追赶、腾讯也有意。

对于搜狗和360而言,错失信息流赛道或是它们退出牌桌的一个重要原因。

尤其是搜狗,当腾讯升级信息流品牌“腾讯看点”后,与搜狗便形成了业务上的掣肘。

王小川和周鸿祎都是不折不扣的互联网老兵,在搜索引擎的江湖里也曾叱咤风云,只是随着时代更迭,风云际会,他们都不得不有新的目标。

腼腆的王小川很少发微博,保持着每月几条的频率,但与周鸿祎一样,微博都是自己在写,没有交给公关团队。

如果去翻阅他们的微博,就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如今王小川和周鸿祎更多时候都在为自家的智能硬件产品站台、吆喝。

不同的是,王小川押注AI,周鸿祎在意IoT。搜索江湖的两个失意者,都有了各自的新目标。

作者:侃科技频道(头条)

顶: 0踩: 0

来源:(QQ/微信:13340454),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