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手机为何让我如此“发烧”

 人参与 | 时间:2015年05月10日 21:53
上个礼拜,李克强总理到中关村创业大街考察,很多创业者用手机给总理拍照。总理问:大家都用的什么手机啊?创业者们答:苹果、三星……总理又问:有国产手机吗?创业者们答:有啊,小米华为。总理说:嗯,小米不错。

我看到这个报道,十二分同意,也很欣慰和振奋。手机有许多种,我选择的就是小米。我为什么热爱小米呢?因为我是科幻迷,是刘慈欣的粉丝。小米当家人雷军也是刘慈欣的粉丝。他说影响他最大的三本书之一是《三体》。去年十一月,我就把手机从三星NOTE2换成了小米4,成了一名米粉。

手持小米,满怀自豪,特别是开会时,领导们都纷纷玩着六七千元iPone6plus,我就在他们面前特意显摆手中的两千多元的小米,这时一股得意之情油然而生。

小米手机为何让我如此“发烧” 移动互联网

今年一月份,我去了南极,在国际邮轮上,我也使用小米。船上WIFI信号不太好,苹果三星都联得上,只有小米联不上。我请懂手机的人帮忙联,也失败了。那样的国际场合,人们看我用小米,就像看外星人。但我一点也不怯场,仍然用小米拍下了很多美丽的风景。

回国后我去了深圳。在华强北,我看到,凡有苹果专卖店的地方,就有小米专卖店。虽不辨真假,我又一次感到了震撼,为中国制造而平添骄傲。随后,雷军在两会上发出科幻般的誓言:要超过苹果做天下第一。我又被小米的豪迈感动了。

我决心再去南极,为了避免国际舆论污说小米不好上网,就换了小米最新产品小米NOTE。它的大屏幕银光闪闪,比苹果手机还要漂亮,拿在手里像一条鱼。但这回有个小问题,就是它联不上我的电脑。我换了两台联想笔记本和一台德尔台式机,都联不上。我就上网查询,见很多人问,小米怎样才能联上电脑?有人传授了方法。它太先进了也太复杂了,我学了半天也没学会。唉。我太笨了。不过这毫不影响我对小米的热爱。

我随后花了半天时间找到了在五环之外的北京唯一的小米之家。楼真大啊。一楼卖机器,店员们忙个不停,根本来不及回答我的问题。我上到二楼,见大厅黑压压挤满维修小米手机故障的人,都是打工者或学生模样的屌丝状年轻人。我有游子回家之感。由于没有时间等待,我恳请工作人员帮忙,他们答应帮我拿进去看一看。然后说,能联上苹果电脑呀。我说我们单位都用联想。她说,这个就不知道了。我说太谢谢了。

为了继续使用小米,晚上我又打客服电话。但他们只在晨八点到晚六点办公。好在还有二十四小时在线的小米网上客服,太周到了。我问:请问,我的小米NOTE联不上我的联想便携电脑,XP系统的,怎么办。马上有了直击科幻迷灵魂的震撼回答:哎呀,您的问题超出我们的业务范围了,为了更好的解决您的问题,机器人米兔建议您使用简洁完整的语句进行提问,例如:“如何购买小米手机。”

因为我不想立即再入另一台小米,就又转了人工客服。第一位工作人员回答:关机状态下按住开关键和音量键,清除数据,清除缓存,清除用户数据,清空所有数据……我赶紧照此做了,但很快死机。第二位工作人员回答:小米NOTE刚发布,还没有插件适配。请更新电脑驱动,或者等待后期小米助手的更新。第三位工作人员回答:请你去找联想的客服。

这些答案把我送入了平行宇宙,让我开始了新的科幻之旅。我不由得更喜欢小米了,并开始憎恨联想。是啊,我为什么要用联想呢?但这时新问题来了:我的小米NOTE屏幕摔坏了。其实,之前它就已摔过好几回了,明明放在一个看上去很妥的地方,一转眼它就在地上了。另一位米粉告诉我,此款是仿照iPhone6,两面都用玻璃做,却做得过分光滑,摩擦系数太小,放在很平的桌面上,一不留神就会自动出溜到地面。唉。都怪我太不小心了。

我又找客服。她耐心回答:由于你没有购买我们一百九十九元的保险,要换一块屏幕的话,请准备一千一百元。我再次感动了,因为终于学到了有用的知识。小米NOTE整机才二千二百多元,而屏幕就要一千一百元。原来,手机的成本主要在屏幕上。看来我国已掌握手机的关键技术了。

有人说,便宜无好货,但我觉得,这是不适宜拿来对小米说的。通过这一番旅程,我对小米的信心更强了。我用的这台小米NOTE,大概是雷军专门用来考验科幻迷的工程机吧。这里面有十分精湛的哲学含义。雷军为什么喜欢《三体》呢?据说这部书他读了两遍,感到“很震撼”并且“强烈推荐所有的企业家都看看”。尽管是科幻小说,但对于市场竞争有很大帮助。“降维攻击”、“黑暗森林法则”和“宇宙社会学”,都是颇具启发意义的概念,对制定公司未来三到五年的战略很重要。

有人说,所谓“黑暗森林”的哲学,就是唯有进攻、非我即敌;而“降维攻击”则是以高击下、寸草不生。总体上讲,“宇宙社会学”就是不择手段、你死我活的竞争。于是今日一发布会,明日一降价。手机市场成了春秋战国。攻城掠地太快,问题出的也多,质量不稳定,维修困难,没有核心技术,却急着抢占市场分额,无心思处理质量问题。这是不少“中国制造”的现状。但我觉得,这样说,对雷军是不公平的。

我认为,《三体》更深一层的哲学,是如爱因斯坦所讲,“我们认识到某种为我们所不能洞察的东西存在,感觉到那种只能以其原始的形式为我们所感受到的最深奥的理性和最灿烂的美——正是这种认识和这种情感构成了真正的宗教感情。”这个基础上,生发出对人类的大爱。这重含义,我在小米的无微无至的客服那里已经感受到了。

有一位著名的互联网学者名叫段永朝的提醒:国内的企业家谈论复杂性、复杂网络分析、社会计算、大数据,仍然停留在推荐算法应用的水平,也就是说,把它们看成杀敌制胜的法宝和灵丹妙药,认为技术永远是解决问题的工具,这恐怕很难走远。增长问题、创富问题、生存问题成为困扰企业家的核心命题,“做大做强”依然是中国企业、中国企业家在激烈竞争中学到的刻骨铭心的宝贵经验,“赚钱”的生意观不但理直气壮,而且渗透到理性思考、学术思维的深层。国内自称有伟大抱负的企业家,以实用为荣,以好用、奏效为唯一标准,这种状况十分可怕。

我觉得,小米正在打破这种状况。关键是,用户要适应小米,学会怎么用它。我决定继续使用小米手机,拿着屏幕布满裂纹的手机到处走,毫无惧色。有人问:ARE YOU OK?我回答:I AM VERY OK。I AM NC MI FAN。谁让咱是脑残科幻迷呢。

作者:韩松;转载自:微博顶: 0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