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诺基亚;别了,青春

 阅读量 | 时间:2013年09月15日 00:00

【题记】

《被偷走的那五年》里,何蔓跑遍了大街小巷的商场,买了一款诺基亚 5300 当做纪念日礼物,献宝似的捧到她曾经的爱人面前,天真地说:“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这款手机吗?很难找的” 。然而,记忆还停留在五年前的她不知道,诺基亚的辉煌时代连同她曾经的最爱,全都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有人喜欢品牌,所以选择了苹果;有人喜欢外观,所以选择了索爱;有人喜欢强悍的硬件,所以选择了三星;有人喜欢高性价比,所以选择了小米;有人喜欢从众,所以选择了 HTC;有人执迷不悟,所以选择了诺基亚。我是中毒甚深,所以一直在用诺基亚。

惊闻微软收购诺基亚的消息,心里忽然有种油然的伤感。那种感觉,就像顽皮的孩子,在玩的兴起时忽然丢失了心爱的玩具一样——纠结,落寞,无以言表。对于木已成舟的收购,我只能接受。我能做的事情,仅仅是缅怀而已。缅怀诺基亚,也是缅怀我逝去的青春。12年光阴,4部诺基亚手机,这是我青春的全部。

青春在欢笑、悲伤、难过、平淡中慢慢地远去,渐行渐远,留下的是一段段模糊与碎片的回忆。很多人,很多事,已经想不起来。原来青春的逝去是没有征兆的,就像巅峰时刻的诺基亚,不到3年突然就被收购了一般。

别了,诺基亚;别了,青春 移动互联网

关于诺基亚的最早记忆是伯父的N6110。黑白两色的屏幕,简洁的键盘,一切都充满禅意,让我爱不释手。趁着伯父不注意,偷偷的拿出来躲起来玩,一玩一整天的贪吃蛇。后来,伯父看我实在喜欢,就找我下中国象棋,三局两胜就将手机送我。本来,我的棋技很烂,但那天竟然三局全省。理所当然的,我得到了这部手机。为自己的好运,我庆幸良久。直到有一天,我哥告诉我,是伯父故意输的。我突然明白,原来,棋局的输赢都是爱。

那部诺基亚6110手机,现在还完好的躺在我的抽屉里,除了电池已经老化,手机依然可以开机,依然可以看见大手拉小手的画面,就像父辈在关爱自己的孩子一般。

我的第二部手机依然是诺基亚。在买手机的时候,面对促销人员对山寨机的大力推荐,我总觉得缺点什么东西。直到诺基亚6020,我突然有了亲切的感觉。虽然它比MOTO E398贵,不支持音乐播放,比国产机屏小,不支持拍摄,但依然义无反顾的买下了它。

上论坛,加QQ群,学习使用技巧,虽然很辛苦却乐此不疲。红外连电脑传图片,JAVA扩展的QQ,自编的曲谱等等,这部手机陪伴了我的大学时光,给我留下了很多记忆。

记忆最深的在移动公司的迎新晚会上,有项活动是发送指定短信到指定号码,我很顺利的拿到第一,获得了100大洋的手机充值,也让我乐呵了好一阵。如今再看当初的QQ群,已经无人冒泡,无人吐槽,死一般宁静。当初的论坛,多数已关闭,给人物是人非的感觉,令人心酸。

第三部手机时诺基亚1200。这部手机是认识不久的朋友送我的,给我的时候,屏幕有水印(怀疑是洗衣机洗过的)。有一天,我去我姐家,二岁多的外甥女正生病一个人睡在沙发上,见我时,说了一句:“舅舅,抱抱!”让我心酸不已。我走的时候,她大哭不让我走,我摸了摸口袋,除了这个手机没别的,我将手机卡拆下,把手机给她玩,然后心痛的离开(我当时在科技以换壳为本的售后上班,有用不完的手机)。

一周后再见她时,她又说了句“舅舅,我家狗狗可喜欢吃你手机呢!”让我惊奇不已。小小人儿,话说得那么惹人怜爱。

我拿到手机,机身全是狗的牙印,但依然很好用。几天后,姐姐以为屏幕上的水印是狗的口水,遂送我一部N86。这部N86被我转手送人,那人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如果我们当初都不那么倔强,现在也许不那么遗憾。

张小娴说:世间最残酷的事,一是时间无岸,一是流年似水。时间和流年,其实是一个概念,只是一个在身体之外,一个在身体之内。对它们最惨烈的计量方法,不是额头皱纹的深浅,而是手心能握住的多少。如今,诺基亚已经转型,专注企业业务,我一直渴望购买的诺基亚Android 手机已经不可得;如今,青春已逝,手心能把握的就剩下3部诺基亚手机。

别了,诺基亚,别了,青春。再见,诺基亚,再也不见;再见,青春,再也不见。

顶: 0踩: 0

来源:,(QQ/微信:13340454),也欢迎您在线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