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创业夫妻

 人参与 | 时间:2019年10月25日 10:56

中国创业夫妻 IT业界 第1张

李国庆俞渝夫妻的公开决裂再一次把夫妻档创业的困境置于公众面前。创业本身就是个九死一生的事情。夫妻档创业,在企业成长期,“共患难易”;一旦企业的发展到了守业期,大多数夫妻档就出现了“共富贵难”。

究其原因,有管理困境的问题,也有夫妻的个人的性格因素,而不能共富贵的创业的夫妻档,大多数都会在财产大战中,公开决裂,一地鸡毛,把夫妻档创业污名化。

磨合困境

SOHO中国的潘石屹、张欣夫妇亦是本土土鳖和华尔街精英的合体,而他们的磨合要艰辛得多。

1995年潘石屹夫妇创立房地产公司SOHO中国,潘石屹任董事长,张欣任CEO。

中国创业夫妻 IT业界 第2张

查建英《龟的故事》关于他们两人初期的关系,如此描述,“张欣说1996年和 1997年是她生命中最困难的一年:她整日都和自己的丈夫争吵。”“她想坚持以民主的方式管理和解决问题。”

潘石屹的经验告诉自己运行自己的公司最好还是要考虑自身良好的直觉:没有什么问题,没有什么辩解,没有什么重复的言语。“一个国家需要民主,但是一个商业公司就需要专制,否则一切都会付诸东流。”他这样教训员工。

潘石屹和张欣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最后张欣选择了退让,回家生了两个儿子。后来张欣再次回到SOHO时,两个人分工非常明确。

2011年3月,《环球企业家》杂志曾在报道中如此描述,张欣和潘石屹的角色分工明确,妻子负责设计,而丈夫掌管销售、推广和政府关系。多年以来,常常是张欣雕琢出一个概念,潘石屹来销售它;她喜好前卫,他将其成功推入市场。

潘石屹和张欣这对夫妻也被西方媒体视为中国新富阶层的代言人。毋庸置疑,在潘石屹和张欣这对夫妻档中,船长和大副的角色是清晰的。

这种在公司中双方权责的清晰也体现在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和夫人马东敏身上。

在百度,深居简出的马东敏究竟在百度内部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又对李彦宏的决策起到过哪些影响,外界一直在好奇事情的真相。公司内部派系争斗、李彦宏与马东敏夫妻争权……都是外界广为流传的种种说法。

中国创业夫妻 IT业界 第3张

“马东敏的形象被各种传言戏剧化了”,一位接近马东敏的百度高管曾向《深网》表示,马东敏在百度就两个主要角色,一个是董事长助理,一个是百度投资负责人,基本上她不负责日常的工作。

一位在李彦宏身边工作的百度内部人士告诉《深网》,“有关公司的重大决定,不可能是马东敏一个人拍板的,最终还是要征得李彦宏的同意”,该人士强调,换句话说,马东敏的决定背后其实也是李彦宏的意志。

“Robin和Melissa是我在这个层级里看到最相亲相爱的,Melissa百分之百是为了Robin在工作,完全是在执行和落地他的思想。”

但当当的这艘船,在李国庆看来,起航时俞渝只是顾问,但逐渐船上就有两个人,且都是船长。

李国庆,个性张扬,动不动向人开炮,被人戏称 “李大炮”。从商这些年,李国庆把自己活成了堂吉柯德。

李国庆,就读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在大学担任学生会副主席,学校的风云人物。在体制内待了5年,而后创业。李国庆创业4年后的1995年,他为了寻找发展机会去了美国,那次美国之行,他认识了俞渝。

俞渝,重庆妹子,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获得纽约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金融及国际商务MBA学位。俞渝毕业后自己创办公司,在华尔街做金融投资服务。俞渝和李国庆认识几个月后,他们闪婚了。俞渝为了李国庆辞职回国。

中国创业夫妻 IT业界 第4张

当当初创期,俞渝负责财务和人力资源,李国庆负责市场、技术、采编、运营,很快将当当从爆棚的三百多家网上书店中脱颖而出。当时俞渝给自己的定位是,“陪太子读书”,她主要是顾问,主导者还是李国庆。

“她有智慧,重大的融资谈判,我在做决策的时候,她都是我的回音板。”李国庆说。

在李国庆看来,“当当这二十年,硝烟弥漫,从来都是我说什么是什么,因为战争是很残酷的,我第一个五年跟淘宝打,第二个五年跟亚马逊进了中国,第三个五年跟京东打,俞渝甘拜下风,她当CFO,我来做总指挥。”

这对创业夫妻,是土鳖是海龟的合体,但他们对外界呈现的是,似乎已经跨越了不同文化给工作上带来的挑战。

权力更迭

创业时期,李国庆和俞渝能做到夫妻一心,但这对中国互联网创业偶像的夫妻档,守业时,面临的问题要复杂得多。当当打仗的时候,李国庆上,不用应对战争的时候,俞渝就愿意发挥更多的作用,希望李国庆听她的。

两个船长,谁说了算,还是谁说了都不算。背后更多的是权利的更迭。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方压倒东风。

李国庆和俞渝两个人在当当业务存在着比较多的分歧。比如当当卖还是不卖。在当当的历史上,第一次是2004年被亚马逊看上;第二次是2013年百度提出收购;第三次是2014年腾讯提出战略入股;第四次则是卖给海航。

“每次我都想扩张,她每次都想卖。”李国庆诠释二人的不同,当当的两任董事会,都建议李国庆——让俞渝回家,不当联合总裁或CFO,只当个挂名的董事长。两次李国庆都没有执行这个决议,“我1996年把人家从美国娶回来了,我觉得对不起人家,给人家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

“我每五年都想过,把俞渝拉回家,宁可舍得一身剐,也要把这个皇后拉下马。但真到时候,董事会都做了决议了,我觉得这不行,我不能这么干。结果结局是被一脚踢开。”

他认为,2014年10月6日,自己开创新当当,禅让当当总裁,导致一年内5个副总有4个辞职。这种夫妻店的弊端,不仅仅是高层的流失,也导致了当当错失了很多扩张的机会。

其实夫妻档创业,权利的更迭也在潘石屹和张欣之间发生过。

《环球企业家》2011年的报道,“两人的角色平衡在2005年,因一次鲜为人知影响却更为深远的情感危机被打破——潘张的二人世界有了闯入者,肇事者是潘。”“可以想见这是一场多么大的地震。濒临离婚的潘张要各自成立公司单干。”

“感情危机的受害者张欣开始变得强势并逐步接管SOHO中国。到2007年,在张欣的力主下,SOHO完成了上市。”“上市之前,SOHO的绝对大股东潘石屹几乎将全部股份划到了张欣名下。”

《南方周末》也曾在当年报道,张欣2011年3月接受的采访中,“现在老潘已经不怎么管理公司了,我事无巨细地都管。可以从潘发微博的频率看到,他和任志强现在基本上都是在给微博打工。”

张欣接管SOHO后,潘石屹的旧部也曾纷纷离职。2011年10月,SOHO上海总经理贺亚楠辞职,由前IT部及市场部经理闫伟接管。此前,主管销售的运营总裁苏鑫、主管工程的高级副总裁李虹、财务总裁王少剑及高级副总裁许洋先后辞职。

一位接近潘的人士则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0年下半年老潘越来越退让,完全听命于张欣。他有些失落。”

为什么潘石屹和张欣能如此顺畅的完成权利的交接?SOHO内部员工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是:在潘石屹夫妇2005年的离婚危机过后,巴哈伊教治愈了潘、张感情的创伤。

2018年2月28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SOHO中国的潘石屹、张欣夫妇以285亿元的财富排在第537位,比上一年上涨105位。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李国庆和潘石屹身上,女方都最后控制了公司的经营权和股权,都是华尔街精英和本土土鳖的组合,结局缘何不同。

创业者王学宗在微博中指出,“张欣让潘石屹成为教友而和平相处,不再公开撕逼;而李国庆和俞瑜夫妇决裂互撕,今日也成为舆论的笑柄。

王学宗分析,“潘石屹性格温和,为人精明,李国庆率直自负,脾气火爆,当记者面摔杯子,在微博上大骂老婆贱卖公司、流血上市。男方性格有所不同,结局也有所不同。”同样,俞渝也毫不留情曝光李国庆暗黑史。

因此,夫妻档创业的权利更迭的画风在李国庆和俞渝这里却变了。

王学宗认为,他们的撕如此轰动,涉及财富数量庞大,本质原因是投资银行搞收购兼并出身的老婆 ,要把法理上的巨额婚前财产变为自己控制的财产,最后老婆借助引入的外资股东,与外资股东共同把丈夫清退出局。

如果翻开中国的创业史,夫妻档反目成仇也并不少见。当感情降温,利益的争夺就排在了第一位。李国庆和俞渝夫妇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财产争夺战

蔡达标,是中式快餐连锁企业真功夫的创始人,亦是真功夫的两大股东之一。另一位大股东,是其妻弟潘宇海。蔡达标夫妇曾经青梅竹马,为爱私奔。蔡达标与潘敏峰于2006年离婚后,蔡氏家族和潘氏家族的矛盾便开始爆发。

2006年9月,蔡达标协议离婚,潘宇海所持有的25%股权归蔡达标所有(潘亦为创始人之一,出资额占注册资本总额的37.61%);此后,蔡达标对外宣称上市计划,并于当年引入今日资本和联动投资,两家风投机构向真功夫注资3亿元。

2009年3月,在真功夫上市冲刺之际,蔡达标被曝出婚外情,

真功夫陷入了无穷无尽的内斗中,当时妻子要求分割丈夫一半股权(折合人民币4.7亿),诉讼费高达268万,堪称“天价离婚案”。真功夫完全错失了上市黄金期。

2009年4月,潘敏峰状告蔡达标,欲索回25%的股权;8月,潘敏峰在真功夫财务办公室抢走若干财务资料……真功夫的家族内斗并最后以蔡达标入狱15年而暂时划上了句号。

蔡达标因为离婚案错失了上市的最佳时机,有此遭遇的也不仅仅是蔡达标,还有土豆网的创始人王微。

土豆网准备赴美上市之际,前妻杨蕾提起对王微的诉讼,法庭随后就冻结了该公司38%的股份进行保全,禁止转让。上市计划被迫搁置,还必须稀释自己的股权去套现,耗费了大量精力去应付官司,错过了最佳时机。

土豆上市首日下跌12%,市值仅为7.1亿美元;而优酷上市首日则大涨161%,市值超过30亿美元。2012年8月23日,优酷并购土豆,王微黯然退出。

而李国庆和俞渝之间权利的更迭背后,是持股比例的变化。

李国庆告诉《深网》:“当年在美国上市的时候,管理层的占股是32%,其中我27.5%,俞渝5%。后来,当当私有化的时候,我同意和俞渝的占股比例变成了五比五。后来俞渝建议双方各自拿一半股权给儿子,并代持了儿子手上的所有股权,最后俞渝持股64%,李国庆27.5%”。

对此,俞渝尚未有明确的回应,但她认为,当当能有今天,大部分是她的功劳,李国庆起到的是负面作用。

海航科技去年曾抛出以75亿元估值收购当当网的方案,但最终因海航系债务危机而取消。据大摩财经分析,李国庆在10月24日晚向当当网的小股东喊话,试图争取这些当当核心管理层的支持。他称,他和俞渝离婚平分股权,才能促使俞渝“分红、融资、上市及改善治理机构”。如果团队股东中有人想出售,他亦愿意收购。李国庆试图以分红“诱惑”中小股东支持自己,“相信小股东更需要分红还当初参与私有化的借款”。

李国庆在朋友圈中写道,“当当我那个是我李国庆创立和管理;目前俞渝要求我接受25%的股权就和平离婚,我拒绝同意,我要求平分。平分后公司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请大家等待法院判决”。

这起夫妻反目的悲剧,终归只能在法律面前划上句号。

作者:薛芳 来源:棱镜深网

顶: 0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