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我问问你,互联网裁员有几种叫法?

 人参与 | 时间:2020年01月13日 13:17

来,我问问你,互联网裁员有几种叫法? 移动互联网

中国的互联网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头部三家大厂、也就是传说中的BAT,跟着一帮二线龙头,再加各自细分领域的独角兽,不时再突然冒出一些创业新锐——这是前几年的事,后面B渐渐掉了队,究竟谁能和AT组队便悬而未决,有时候扩编成BATJ,一会儿又变成HAT或ATM;但倘肯抛下执念,要在二线阵营排出几个座次,倒是很快便能凑出一个粗口似的TMD来。这些排名,主要便是看市值,未上市的则叫估值;只有达到了十亿美刀或以上的量级,才有资格进榜。倘若上了百亿,舆论便会把镜头聚焦过来,大事小事,都要细细地品论一番。

我从二十来岁起,便兼职做起了互联网圈外记者,主编说,我样子太傻,怕写不了深度新闻,就在外围打打酱油,写写花边趣闻罢。趣闻虽然好写,但求证起来却很麻烦,什么鄙视链、出轨出柜之类,很难抓到实锤。所以过了几天,主编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写写融资、财报、薪酬、裁员之类的话题了。

我从此便盯着这些公司的官网官微。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融资多数只能等官宣,薪酬也得等财报公布,教人活泼不得;偏偏裁员,却因为大家爱在社交网络吐槽,可以找到大量线索,所以印象尤其深刻。

裁员是所有行业和公司普遍存在的现象。在经济周期的低谷,裁员消息尤其频繁。但互联网企业说裁员,总是遮遮掩掩,叫人半懂不懂的。

谁家一传出消息,所有的媒体都追风似的追问,有的问道:“XXX,你们厂又裁员了吧!”,对方往往并不直接回答,却甩出一纸新闻通稿,上书“市场传言本公司大幅裁员,此为不实消息”。

他们却又高声喊道,“你们这次是赔N+几?”

对方便睁大眼睛,“你们怎么能做这种不实报道……”

“什么不实报道?脉脉上都已经谈开,微博也热搜了。”

大厂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人员优化,不叫裁员……互联网公司,能裁员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鼓励狼性、淘汰小资”,什么“局部优化,提高运营效率”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圈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互联网圈原来很火爆。已经上市的,股价蹭蹭涨,老板随便减持几手股票,就能实现人生的小目标;等待上市的,投资方排着队,想赶上Pre-IPO的最后一班车,至于价格,只要敢开,就有人敢投;创业不久的, 大笔烧着钱,只要数据刷得好,就是独角兽,下一轮的融资估值直接加个零,甚至诞生了一种叫to VC的生意模式;刚刚创业的,PPT写得贼光鲜,仿佛随时便能颠覆BAT。员工们的待遇也好到爆,堪称收入最高的行业,在婚恋市场更是香饽饽。老板喜欢和员工打成一片,纷纷承诺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兄弟。但后来互联网红利见顶,一些已经上市的股价狂跌,甚至跌破老板的质押平仓线;没上市的更是噤若寒蝉,拼了命想挤上资本市场最后一班列车。各厂纷纷压缩开支,老板们改口说996才是大家的福报;而稍微上点儿年龄的互联网人,除了有秃顶的风险,还成了失业的高危群体。可偏偏在裁员这事儿上,隔三岔五,互联网业就要上一次热搜,甚至是头条。

有一回,某猪厂员工在自媒体发了篇文章,自述在身患绝症的情况下,依然被公司以绩效不达标的名义暴力裁员,在交涉过程中甚至遭遇威胁,如果索要补偿将对未来产生不利影响,并被保安强行赶走。后来舆论反弹,猪厂便赶紧道歉了事。

圈内的话题总是这样的令人惊掉下巴,可是没有的话,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小雪过后的两三天,一则菊厂“251”的消息便迅速窜上热搜。主编正在慢慢的审稿,一个同事忽然说,“猪厂才刚刚道歉,菊厂又来抢头条了,这次得闹出大动静了!”

我才也觉得这事实在有点匪夷所思,估计又要认错了。边上一个人便说道,“他怎么会认错?……他狼性文化出了名了。”

“哦!”

“估错了形势。这一回,报警把人关了251天,拒绝道歉。长公主却又发了条周年朋友圈,两厢对比,能这样冷漠吗?”

“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检方撤诉,国家赔偿。”

“后来呢?”

“后来舆论反弹了。”

“后来呢?“

“一位高管发了条朋友圈,暗指有背后有‘黑手’。”

“后来又怎样了?”

“怎样?……谁晓得?都202*2了。”主编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审他的稿。

冬至过后,年味便一天浓过一天。看着年底将近,大家又开始讨论起各厂的年终奖起来。我整天的呆着,也盼望着年底能有点收成。一天,百无聊赖之际,却看到教主发了一条“免裁券”的朋友圈,说是今年年会的特等奖。这便引得众人紧张起来,纷纷认为可能是大裁员的前奏。厂方便着了慌,赶紧辟谣,说没有裁员计划,这次只是幽默,实际上是为了鼓励创新,大胆试错。有人便说,“免裁券只能免一次,那裁两次不就没用了?”另一人则嚷嚷道,“免裁遇到总裁,还是得被裁。”

一人却转了过来,问我道,“你是互联网条线的?“

我略略一点头,又赶紧摇头。

“跑这条线,我便问问你,互联网企业裁员有几种说法?“

我把头摇得更快了一些。

“不知道吧?……我教给你,记着!至少有四种“

1、结构性优化

2、业务战略性调整

3、拒绝平庸员工

4、不是兄弟

……

我扭过头去,不再理会,嘴里却嘀咕着。其实,他不知道,现在都改称“要向社会输出人才“了。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

顶: 0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