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抢票简史:铁老大复仇记

 阅读量 | 时间:2020年02月14日 15:50

1999 年,在全世界都紧张备战,要与千年虫一决高下的时候,全国校园里却掀起了一股集卡热潮,起因是小浣熊推出了一套水浒英雄卡,随面饼随机赠送。

春运抢票简史:铁老大复仇记 移动互联网 第1张

要说小浣熊的这波营销活动有多成功,如果你看过《疯狂的兔子》这部电影,应该多少能体会到一些类似的疯狂,但现实,有时候比电影更加魔幻。

定价 1 元的小浣熊干脆面,即使是和 1 毛钱的无花果丝、5 毛钱的唐僧肉等零食摆在一起,依旧自信地闪耀着独孤求败的光芒,学校周边三公里范围内的不少商店,几度脱销,强悍的诱惑力不需要解释。

在这场几乎全员参与的大型校园集卡赛中,有两种人最容易收获羡慕目光:

一种是零花钱充足,能抱着好几包干脆面,潇洒走出小卖店的人;

另一种是很少次数的尝试,就能收获稀有卡的人。

经过观察,我发现,前者的行为,不一定能得到后者的结果。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当你努力的时候,全世界都会为你鼓劲。彼时我的同桌,大概就是这句话中,全世界的其中一个缩影。

不管是课间休息还是上下学路上,他都没闲着,每当看见有人扎堆交流集卡经验的时候,他总是飞快跑过去,但只是听着,很少说话。几天下来,他基本摸清了不同角色卡的稀缺程度。

然后,厉害了。他从一波仅靠三分钟热度维持的集卡同学手中,低价买来了一些稀有或相对少见的英雄卡,又抬高价格,卖给了另一波决心要集齐 108 张英雄卡的同学。

卡片出手时,最简单的交易方式,就是钱货两清。如果遇到特殊情况,也可以退而求其次,达成另类交易,比如替他做一周值日卫生,或者请他吃三天零食。

得益于同桌这种具有强地理优势的人际关系,虽然我当时还不懂这种交易背后所蕴含的深刻经济学原理,但也没少蹭吃他的零食。同时,对于他一连两个月都成功逃脱值日卫生的经历,我内心不仅有羡慕,甚至还有点嫉妒。

显而易见,这场小学生零用钱争夺战,小浣熊取得了全面胜利。

多年以后,当我和家之间隔着一张火车票,当我第一次听到“黄牛”这个词儿,不知为何,我突然想起了曾经的同桌,那个兜里揣着厚厚一叠小浣熊水浒卡、在校园里四处扎堆儿的小小身影。

尽管我早已记不起他的样子。

一、体力对抗时代

在铁总还没搭上互联网高速列车之前,买票是个特别耗费睡眠的活儿:三更半夜去排队,未必抱得一票归。

谁让咱们人口基数大、铁路运输资源有限呢,再加上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流传下来那么多神奇的传说故事,所有因素加在一块儿,就决定了春运购票的难度系数:极极高。

春运抢票简史:铁老大复仇记 移动互联网 第2张

这时候,黄牛发现了这个隐藏在火车票背后的利益山洞,脑筋一转,开始占山为王,并躬行实践了一种古老的玩法:囤积倒卖。

拿《武林外传》来举个糖炒栗子。假设在同福客栈,最多只能同时容纳 30 人在店用餐,平时的话,只要来人就有座儿,吃啥点啥,巴适得板。但只要一到逢年过节,情况就不一样了。生意瞬间火爆,门口也开始排起了长队,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里,如果有人想了解等位情况,只能咨询小郭,一边是饥肠辘辘的等位者,一边是忙到飞起的小郭,双方谁都难受。

这时候,黄牛出场了。他提前包下两张桌子,点好招牌菜后,就开始站在门口揽客:客官,您看这么多人排队,我这儿有座,您付点辛苦费给我,就能直接进去吃饭,考虑一下?

真实需求下,黄牛生意出奇的好,两张桌子的空位很快就被兜售一空。

在上面的故事中,同福客栈就是铁总,负责引导顾客的小郭就是 12306,而黄牛,还是那个黄牛。

面对黄牛在店门口的公然叫板,铁总和黄牛之间的较量,就这样悄然展开。

铁总的第一招,叫做实名制,主要目的:遏制黄牛。体现形式:在车票上增加姓名和身份证号。结局:基本失败。

起初,实名制的推行,确实让黄牛收敛了很多。但很快,黄牛就想出了“以短带长”的应对办法。也就是让乘客先自行购买一张短途的车票,主要供进站期间实名制检查使用,然后,黄牛会提供一张非乘车者个人信息所购买的接续车票,只要顺利进了站,就不会再有人去查验人票证是否相符了。

后来,科技改变了这一切。

2011 年 6 月 12 日,12306 网站正式上线启用,购票在接受互联网邀请函的同时,也目送着一代体力黄牛的退场。

二代黄牛,已接棒上线。

二、抢票软件初现:虎豹之争

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 2013 年春运的最大赢家?

猎豹浏览器

这一切,还得从 Github 服务器被拖垮说起。

Github 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编程及代码托管网站,简单来说,它就是一个源代码存储仓库,装着来自世界各地技术爱好者存放在网站上的代码。同时,网站还让所有技术爱好者自己决定代码是否开源,所以它也是一个世界级的代码开源社区,供极客们切磋技术。由于网站活跃者基本都是男性,Github 被亲切地调侃为“同性交友网”。

2013 年 1 月 15 日晚,Github 突然疑似遭遇 DDoS 攻击,网站的正常访问受到严重影响,网站管理员在紧急查询日志后,才找到原因。

原来,存放在网站上的一个插件,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吸引了大量用户,短时间内巨大的流量冲击,最终导致了 Github 服务器被拖垮。

这款插件的名称,叫做“12306 . CN 订票助手”。

我们先将目光转回国内,很容易就能看到这样一条消息:金山推出了一款浏览器——猎豹春运抢票版,这款浏览器刚刚和一位宁波的网络攻城狮倪超达成合作,“12306 . CN 订票助手”正是倪超的作品。

提起开发初衷,倪超说是为了买到春节回家的车票。

12306 首次登上春运舞台,是 2012 年。此时,距离 12306 正式上线运行,才刚刚过去半年,很显然,这半年的平稳运行,让铁总低估了春运购票的流量规模,瞬时流量的大量涌入,直接把 12306 干崩溃了。

几十次的购票尝试,让倪超体验了花式崩溃,崩溃之下,就有了这款抢票助手。

亲测有效之后,倪超不仅把它公开在网上,给更多人免费使用,还专门建了个 QQ 群,为用户答疑。好用,更新快,这让抢票助手获得了不少用户的肯定,也正是这三点,促成了他和金山的合作。

当时,金山决定开发一款抢票浏览器,大部分原因是想解决公司内部员工的买票难题,顺带对外推广。在寻找合适购票插件的时候,金山在网络上寻觅了很久,直到遇到倪超,和他的“12306 . CN 订票助手”。

顺带提一句,金山的老对头奇虎 360(后文均简称 360),早在 2011 年春运时,就已经开发了一款抢票浏览器,但对于当时的大部分人来说,抢票助手还是个非常陌生的名词,所以这款产品并没在市场上溅起太大水花。

简单说,抢票软件的实质,其实就是爬虫。

从现实生活出发来看,爬虫无非是一串代码,但在网络世界里,你可以把它看做是无数个微型机器小虫。普通人买票,很难做到时时刷新页面,但爬虫却能模仿你的购票行为,不停替你点击查询按钮,特点是爬行速度够快、不知疲倦,只干活、不吃饭。

如果放票时,你没在第一时间抢到票,后期有人退票,这张退票就会被立刻释放回票池,而你派出的爬虫,时刻就等在票池边上,看见有票出现,马上就会抓住它,然后喊你回来付款,这就是抢票软件帮你抢票的方法。

我们再说回故事。一番努力后,金山的这款抢票浏览器终于面世了,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它引发了远在美国的 GitHub 服务器崩溃意外。

原来,倪超将这款抢票插件存放在了 Github 上,设定好购票细项后,插件就会以 5 秒为循环单位,自动进行余票刷新,直至刷出车票。

考虑到 Github 有个未知安全检测,如果用户的访问过于频繁,网站就会返回 403 错误。为了抵御这条限制,倪超还给插件新增了一条命令:如果碰到 403 返回,就每隔 5 秒重试一次,期限是永久。

这下可好,每一个返回的 403 都对应一次重试,而每一次重试又会带来一个 403,倪超远远低估了使用此插件的人数。最终,导致恶性循环,对 Github构成了 DDoS 攻击,导致服务器崩溃。

故事看到这里,看似将是个悲剧,但金山猎豹浏览器偏偏不信这个邪。

就在所有媒体都围绕 Github 服务器被拖垮事件报道时,金山站了出来,说出了背后的故事,并且道歉。

谜题突然出现了一个解,如此稀奇的事情,吸引了所有的媒体目光,央视也进行了报道。一时间,“猎豹浏览器”这个名字,传遍了互联网每一个犄角旮旯,所有人都知道了这样一件事:金山新出了一款猎豹浏览器,可以协助抢火车票。

强曝光下,猎豹浏览器的百度指数从 14 日起飙升,盖过了 360 等一众对手,成了本次春运的最大赢家。

大概是猎豹浏览器的抢票功能确实优秀,大量爬虫出没,给 12306 带来了冲击。铁道部立马约谈了金山网络,与此同时,网上小道消息横飞,说工信部即将下发通知,要求各浏览器厂商立刻停止使用抢票插件。

这下,各家公司都有点慌了。

没等消息坐实,“国家队”先有了动作:隶属于人民日报的即刻搜索,高调推出了一个抢票工具。这一举动,简直就是给各抢票浏览器厂商的速效救心丸。

果然,新华社中国网事官微发了条消息,大意是让各企业克制一下,尽量少给 12306 添麻烦,顺带辟了个谣,表示网上流传说要求各企业停用抢票插件,是假的,于法无凭。

这意味着,抢票软件拿到了市场通行证,混战一触即发。

三、巨头入局,开割韭菜

阳光照进了冰封已久的花园,万物拼命向新。

作为抢票软件领域最早的试水者,360 趁着这股东风,不但将 PC 端的明星产品—— 360 抢票王一路更新升级,还开发了手机端抢票软件,对外宣扬“电脑+手机立体抢票”理念的外衣下,实则是在移动端的提前布局。果然,双管齐下,疗效加倍。仅三周时间,360 就靠移动端拿下了超过 3000 万的新增用户。此时,一同争夺春运抢票市场的主流抢票浏览器,还有猎豹和百度。

靠免费这一点,抢票软件就彻底颠覆了传统的黄牛模式,一时间,抢票软件所到之处,追随者无数。

后来,随着 iPhone 的走红,智能手机开始顶半边天,随之而来的,就是 PC 端流量的衰减。这时候,以智行火车票、高铁管家、铁友火车票为代表的移动端抢票软件,开始用“加速包”概念洗脑市场,迎来了“云抢票”时代。

“云抢票”,简单理解就是,你提前登陆自己的 12306 账号,雇佣了一群微型机器小虫,安排它们驻守云端服务器帮你抢票,除了付款,其他都不需要你操心。听说,“云抢票”搭配“加速包”,才是抢票的最佳打开方式。

“加速包”到底是孙悟空的筋斗云,还是江湖游医的面粉胶囊?很遗憾,它是后者。

在这片广袤的智商税江湖中,你有三种方式获得加速包:直接付费获取,充会员获取,请好友加速获取。方式不同,目的都是一样的:提升抢票成功率到 90% 以上,以此来最大程度地治疗自己的购票焦虑症。殊不知,加速包是“薛定谔的猫”,也是村口算命先生嘴里的那句“能生男”,刺激了你的神经,才能掏走你兜里的钱。

逐利之人,欲望满身。

“云抢票”时代的开启,让秋收的镰刀,终于对准了在 PC 端已成熟的韭菜。

有趣的是,螳螂捕蝉,黄雀紧随其后。

2015 年 7 月,携程用将近一个亿,收购了广州蒜芽,将“智行火车票”和“订票助手”摆上了棋盘,算上之前收的铁友,手机抢票软件榜前三里,两个都是携程的人。

携程的收购动作之大,点醒了 PC 端业务日趋没落的互联网公司,引发了一轮大洗牌:QQ 浏览器对着途牛唱着歌;UC 被阿里收购后,喜获淘宝的流量接口;360 则傍上了旅游巨头携程。但想分春运购票这杯羹的人,还有很多:飞猪、美团京东等等等。

互联网巨头竞相争夺的蜜糖,却是铁总眼中的砒霜。在试图联合工信部叫停抢票软件的计划 A 失败后,铁总和互联网抢票软件的死磕,竟长达八年。

面对互联网抢票软件的节节进逼,铁总从两方面下手了:1,增加运力,新修、延长、增开同时进行;2,围追堵截,见招拆招。

最初,铁总刚刚推行实名制,第三方平台立刻使用虚假信息,批量在 12306 上注册账户。由于 12306 还没来得及接入公安部,所以“西门吹雪” “樱桃小丸子”也能成功买票,进站也没问题。“实名不实”,铁总输。

随后,铁总成功和公安部接上头,问题又来了。不少人的真实身份信息,在上一回合的比拼中,已经被注册了,不能正常购票,铁总只好推出手机号双向核验,帮助用户恢复正常购票。但第三方抢票软件平台很快就找到帮手,卷土重来。在能够自动发送和接收短信的打码平台面前,铁总又输一局。

面对步步紧逼的抢票软件,2015 年,12306 派出了变态级别的验证码上阵,没料到用力过猛,把购票变成了一场高难度的“找你妹”线上游戏,难住了你我这样的凡人;但另一边,抢票软件猛吃聪明药,很快就能轻松识别这些验证码。没错,铁总再输一局。

春运抢票简史:铁老大复仇记 移动互联网 第3张

八年的死磕中,12306 节节溃败,面对敌人强大的攻势,也只能死守底线以保尊严:任何第三方购票软件,都必须登录 12306 账号。

星空不问赶路人,没有结果的努力,在市场眼里,都是耍流氓。

四、绝地反击

”流氓“当久了,铁总也得来点真的,毕竟之前的“仇”,一桩桩、一件件,都在小本本上记着呢。

2018 年底,12306 推出了一项新功能:候补购票。

官方对它的定义是:通过12306网站和APP购票时,如遇所需车次、席别无票,可自愿按日期、车次、席别、购票需求,提交预付款,售票系统自动排队候补,当对应的车次、席别有退票时,系统自动兑现车票,并将购票结果通知购票人的服务。

好吧,知道你看不进去。

用人话说就是,当你登录 12306 后,如果发现要买的票没有了,别慌,你还是可以把票款先付了,当有人退票时,这张票不会像之前那样,直接进入票池,而是按照预付票款的顺序,直接分配。如此一来,你无需再恐慌那些用加速包的人了,因为爬虫跑得再快,票池里没票,也只能干瞪眼。

2020 年的春运,铁总打破了往日的宁静画面:飞猪已成“废猪”,一众平台加速包在手,依然没票可走,放眼望去,很多个人抢票软件玩家,盒饭也领了不少。

往后很长一段时间,铁总与抢票软件的对抗还将持续,说不准哪天,抢票软件就弄出一个候补加速包呢?客栈不够大,特殊时段,总有人要等位。

你别看抢票软件的官宣好像很牛啤的样子,记住,有资格转身去买橘子的,那还得是铁总。

所以,还是那句话:买票,请上 12306。

公众号:浅黑科技

顶: 0踩: 0

来源:(QQ/微信:13340454),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