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在网上卖口罩的人现在都怎么样了?

 阅读量 | 时间:2020年02月21日 16:50

第一批在网上卖口罩的人现在都怎么样了? 移动互联网 第1张

01

1月20日,84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登上央视直播间,指出新冠肺炎人传人。这一天,成为大众认识“新冠肺炎”的一个转折点,三天后,武汉封城。

一时,口罩全网断货,线下奇缺。对口罩的硬需求随疫情一同发酵。几乎同时,口罩骗局顿时火起,诈骗、资金盘出现。

第一批卖口罩的人开始在微信群和朋友圈出现。

疫情暴发后,22岁的练习生黄智博开始在微信上卖口罩。他本是乐华娱乐旗下艺人,在疫情期间,发现口罩成为急需品,两手空空并无口罩可售的他,玩起了空手套白狼。

2月1日,他在微信上将口罩卖给了一个上海浦东的陆姓女子,以每个单价0.9元卖出40万个。这天,前往扬州提货的买家发现被骗。4日后,黄智博被抓,此时的他已骗得28万余元。

黄智博卖口罩给陆姓女子的同一天,远在四川的一个何姓男子,开始在微信朋友圈行骗,这天,他发布了医用口罩出售信息,被“朋友”李某某看到,即通过微信以每个口罩2.3元的单价购买了10万个,付款23万元。钱到账后,何某顿时失联。

2月19日,何某宣判,判处有期徒刑5年……

02

何某被判刑这一天,公安部发布数据,截至2月19日20时,全国公安机关累计侦破利用疫情实施电信网络诈骗案件5722件,累计抓获嫌疑人2217名,累计涉案金额超过1.3亿元。

第一批在网上卖口罩的人现在都怎么样了? 移动互联网 第2张

对发“难民财”的人来说,这是一门急切的“好生意”。

早在2018年7月,也出现过难民财的典型例子:杭州互联网金融平台“人人爱家”被警方以涉嫌“非吸”案立案侦查时,在一个2000人的维权群里,某群主发起受害人集资请律师行动之后,将所有人禁言,嘲笑大家傻 X,并把所有人都 “踢”掉后跑路……

这种“害人之所急”,在这次瘟疫面前,变得变本加厉了。灾难面前,受害者往往表现出慌不择路、不顾一切抓住任何一根救命稻草的脆弱性。有人正是从这些无助、惊慌、焦虑中,看到了馒头沾血的机会。

1月27日,黑龙江某门诊将进价2.83元/袋的“一次性使用口罩”以30元/袋的价格进行销售,被罚;29日,湛江市某卫生站将一次性医用口罩由疫情前市场价格的1元/个提价至5元/个进行销售,被罚;2月初,某公众号无视豆瓣一女生的申明,强行截图发布该女生疫情期间隔离日记,标记原创,获得万次以上打赏……

03

过去,我们经历过骗局盯上老年人和不谙世事的学生,如今,他们又盯向灾难中的大众。

如果说以上种种以微信收钱、行踪可寻的诈骗属于低能版的话,那么,口罩资金盘式的骗局就显得防不胜防。

在一些微信群中,口罩的庞氏骗局模式已经出现:操盘手发起口罩预售,发展下线吸纳预订资金,给与下线一定比例报酬,等口罩发货期限一到,又以口罩“被政府征用”、“物流运输限制”等借口推脱,这时,操盘人的处理方式大概有几种:有时会给与预订人退款,但由于新人加入的时间差,在一定期间里会形成资金池。有时,操盘手就直接失联跑路。

这样一个资金空转的口罩资金盘,崩盘只是时间问题。

对生存必需品的硬需求,使每个人都有成为“韭菜”的可能。

在疫情面前,韭菜又是脆弱的,骗局却越来越隐蔽,从被动型向主动型转变,更有攻击性。

我总说,每一个人都有一款适合他的“收割机”,过去我们被网贷割、被虚拟货币割、被球鞋割,如今我们病毒缠身了,还要被口罩骗局割。

骗子常有,韭菜常待割。

作者: 新金融洛书 文章来源:新浪微博

顶: 0踩: 0

来源:(QQ/微信:13340454),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