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用户抛弃的公众号

 阅读量 | 时间:2020年05月18日 13:25

1、公众号正在走向精英化。 短视频对公众号的影响已经无需解释,但值得思考的是,公众号整体、普遍被影响了吗? 我们没有数据支撑,但根据逻辑推导分析,我们认为没有,至少并不均衡。

短视频对公众号的影响是不均衡的,公众号中不同垂直内容品类,对短视频的崛起弹性系数和敏感度不同。 简单来说,我们认为短视频夺走的用户时间,依旧是“KILL TIME”部分,用户把看“爽文”的时间,用于看短视频了,而公众号中的严肃内容、精英化内容,影响则较小。

如何区分公众号中的“爽文”和“严肃内容”? 我们认为,“爽文”具有被动性,常常容易勾起用户的猎奇心理,并煽动情绪;而“严肃内容”具有用户主动性,用户会主动查找观看,并在长期关注的过程中产生内容信任感。 因此不难解释,近年来公众号中的“硬核内容”变得更受用户喜爱了,不少用户开始追求公众号内容中的“信息增量”。 这背后是用户对公众号“定位”的缓慢变化,今天的用户与五年前的用户,对公众号的态度不会相同,对公众号的看法差异甚远,认为能从公众号中获取的东西也大不相同。 如果说以前的公众号内容是“报纸”,更加平民化,那么如今公众号内容正在成为“杂志”,更加精英化。 公众号未来或许不再是一个大众平台,但每个人都依旧离不开公众号信息。

被用户抛弃的公众号 移动互联网 第1张

2、 视频号无法,也没必要,跟抖音快手比。 微信的最大优势是社交关系链,因此视频号的发展规划,一定会与社交关系链相关,微信没有必要为了对标抖音快手而做视频号,视频号会走出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但我们以前也说过,我们不太看好视频号的未来。 一方面,微信是图文时代的产物,且以效率为重要设计原则,在做视频产品中并不占优,“杀时间”的视频消费,是反效率的;

另一方面,视频内容不仅是线性内容形式,而且与社交关系的结合,存在难度。 这种难度表现在,视频号无法提供一个沉浸式的观看体验。 试想一下,当用户在视频号页面看到足够好看的视频时,用户产生转发冲动做出转发动作后,场景就直接跳出了视频号页面,从而进入聊天对话页面。这意味着,视频号是为社交服务,而非单独的沉浸式场景。 但后续的问题在于,好友在收到转发的视频号内容后,需要线性地观看完全部内容(而难以跳跃观看,与图文不同),才能与发送者进行内容的讨论和对话。这就导致,视频号的内容不能太长,无法承载长视频内容。 而正是这种非沉浸式的视频观看体验,将会使视频号与抖音快手的内容品类分布,最终有极大差别。 我们认为,视频号的内容将无法达到“最优状态”,而会长时间(甚至始终)保持“差点意思”的内容水准。因为很简单,当视频内容优秀到用户想转发分享时,他就离开了视频号页面,视频号从而产生消费不足,难以支撑更多内容流转,这是个悖论。 视频号推出有几个月了吧,但我们认为依旧不温不火,显然,微信对视频号拥有足够耐心。

3、 视频号的现在,不是视频号的未来。 好像不久前新榜曾经发布过一份视频号账号排行榜,10万粉丝就能进入视频号TOP100。这给许多人造成了两种幻觉,第一,视频号很容易做,10万粉就是头部了;第二,按照目前上榜账号内容做,就能抢占红利。 显然,目前视频号还处于一个早期阶段,微信自身也在不断摸索中,但视频号与公众号不同的一点在于,视频号有平台的推荐机制。 这就意味着,就算加入了再多的社交分发,视频号依旧是中心化的形态,微信流量分配规则/算法的变化,可以对整个视频号内容生态产生影响。也正因为流量分配算法在不断被优化,视频号内容就会不断出现迭代,无法像公众号那样“一招鲜”,获取红利后便高枕无忧。 此外,无数的历史证明,早期平台的内容形态,与成熟期的内容形态,有天壤之别,相信其中的逻辑大家也不难理解。 因此,未来在视频号受欢迎的内容,注定不是现在的TOP100主流。甚至我们认为,今天在TOP100榜单上的那些人,被宣告了无法进局成熟期的视频号内容生态。 这是个网红速朽的时代,特别是当这个网红在中心化流量内容平台中。

被用户抛弃的公众号 移动互联网 第2张

4、 相比于今年的动作频频,公众号显得后知后觉。 让人们讶异的是,公众号的流量分配开始变得中心化,即微信会使用它认为高效的方式,给你推送相关文章信息。 目前我感受到比较重大的改动有五点:1、文末的相关文章推荐;2、订阅号页面的乱序信息流;3、专辑(原页面模板)整合;4、号内搜功能;5、付费专栏。 当然,还有搜一搜页面中的“圈子”功能似乎在跟兔的 移pbord目前视频号还9sp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