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的免费知识革命

 阅读量 | 时间:2020年03月11日 13:38

01

2005 年 8 月 5 号,纽约市曼哈顿 43 街的纳斯达克交易大楼前人声鼎沸,一家名为“百度”的中国本土互联网企业在这里挂牌上市。

这天上午 10 点,企业创始人李彦宏和一众高管驱车前往高盛的One Newyork Plaza49 层交易办公室,围坐在高盛派出的首席交易员背后,紧张等待开盘。

没人想到,他们见证的会是一场让人血脉贲张的历史。

媒体用“爆炸式”来形容它在资本市场的火爆,那一天,百度的股价从发行价 27 美元一路高涨,最终收盘价落在122. 54 美元,涨幅达354%。

交易员也懵了,他的眼睛一刻也不敢离开屏幕,不停报出创新高的数字。有人还记得,李彦宏最初还很沉稳,像往日的处事风格那般,紧张和激动都不形于色。但当交易员报出42、 45 的数字后,李彦宏也没有崩住,悄悄流泪了。

李彦宏的免费知识革命 移动互联网 第1张

开盘价最终定在 66 美元,人们拥抱,欢呼,鼓掌,为这个创造里程碑的时刻兴奋不已。

那年夏天注定值得纪念。在大洋彼岸的中国,另一场狂欢更为人所知。湖南卫视选秀节目《超级女声》制造了万人空巷的盛况,无数年轻人在互联网上留下了关于它最青涩的记忆。

一位黄雅莉的粉丝在百度知道上焦灼地问:“黄雅莉在超级女声总决选第 4 场 8 进 6 将会唱什么歌??快点告诉我啊!!我忘记看娱乐无极限了。”

百度贴吧成为各家粉丝对垒集结的阵地,盖楼,拉票都在这个庞大的中文论坛中完成。赛程刚刚进入十强争霸,超级女声吧内帖子已经达到 1362560 万条。

总决赛在 8 月 26 号正式打响,一位豆瓣网友还记得,那天傍晚时分,终于挨到补习班下课,数学老师对着百人的教室说:记得为我们广州周笔畅投票喔!

长沙的世界之窗五洲大剧院,疯狂的“玉米”“粉笔”“凉粉”们围堵在大门外,高举应援的条幅,喊着自己的偶像名字。还有不少人走上街头摇旗呐喊,拉票助威。

这档电视选秀节目最终诞生了李宇春、周笔畅和张靓颖等一众华语乐坛的顶尖女歌手,在当晚创造了高达11.65%的收视率,成为迄今无法超越的巅峰。

那年年底,百度发布年度十大搜索关键词,“超级女声”和“李宇春”分列二、五席,成为夏天最热的词汇之一。

没人想过,纳斯达克与长沙,这两条原本是两个世界的平行线,命运会奇迹般地相交。

李宇春、周笔畅和张靓颖分别夺得《超级女声》冠、亚、季军两天后, 8 月 28 日下午 4 点,刚刚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百度访问量,一举超越新浪成为全球最大中文网站。

02

大概没人比李彦宏更懂这个里程碑的意义了。

13 年前,在美国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读书,正在申请计算机图形研究生项目的他,被面试的教授直勾勾地问道:你们中国有电脑吗?这个英文还说不太流利的中国学生一时陷入尴尬。

如今,在他的家乡山西阳泉,一座 12 万平方米的数据中心拔地而起, 15 万台服务器同时工作, 300 万个CPU核,存储容量超过 6 个EB。

这是什么概念呢,它可存储的信息量相当于 30 多万个中国国家图书馆的藏书总量。

今天,如果你打开百度搜索框输入“ 2005 年超级女声”, 15000 条搜索结果就会蹦出来,细致到地区赛事中的八强姓名,十强中某一选手的身高体重种种。

李彦宏的免费知识革命 移动互联网 第2张

图:百度搜索关于超女话题的讨论

已经没有人会用“是否有电脑”来为难一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了,信息已经在这个国家的互联网上肆意流淌,每天有数亿中文网民在其中摘取一瓢饮。

这很大程度要得益于互联网搜索引擎工具的发展,成立早期,百度一度将使命定义为:让人们平等便捷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

搜索引擎与知识信息之间的天然连接关系已经无需赘述。一个浅显的道理是,当码头的集装箱过多,分门别类地整理排序就显得尤为重要。 30 多万个国家图书馆的藏书如何能够被迅速有效找到,这就是百度发挥的力量。

这场互联网知识革命始于 15 年前的那个夏天。

2005 年 6 月,百度知道正式上线,这里容纳了人类几乎所有好奇心。

比如有人脑海中一直环绕一段旋律,却始终想不起来,隐约记得“ 05 超女纪敏佳唱过那段京剧”,于是在百度知道上提问“叫什么名字?”

回复里很快有人指出,是“说唱脸谱”。“那一天爷爷领我去把京戏看,看见那舞台上面好多大花脸,红白黄绿蓝颜色油的脸,一边唱一边喊,哇呀呀呀呀……”

比如那些奇怪的却能让所有人关心的问题:为什么人爱放屁?为什么说憋气自杀是不可能成功的?

如今,百度知道的有效问答内容已经超过5. 5 亿,集中了那些最朴素的求知欲。而大千世界,总有一个人知道你想要的答案。

事实上,信息的碎片化已经是互联网时代公认的事实。当越来越多的读者涌入这家藏书无限丰富的图书馆,对效率的追求也随即被摆上台面——沉睡在好奇心海底的信息需要被唤醒。

百度逐渐构筑起一套完善的知识垂类体系。

2008 年,百度百科正式上线,次年,百度文库上线。

迄今,百度百科收录词条达到 1637 万,年覆盖人次达 22 亿。百度文库线上文档量达到了6. 2 亿。此后,百度学术、宝宝知道、百度经验和秒懂百科陆续上线。

如今,在这家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平台中,知识内容的日均搜索量高达15. 4 亿次。

03

2014 年 8 月,来自北京、河北、河南、山西、浙江、吉林、宁夏等七省的高考状元应百度文库之邀,第一次走进了百度大厦。

高考结束后,这些高考状元们纷纷在百度文库上分享上传了自己的笔记,吉林理科状元刘梦非在上传前特意熬夜将笔记重新整理了一遍,在每一章都对主题进行了重点标注。而另一位理科状元吴晨玮为了第一时间上传笔记,还冒雨跑去了网吧。

这些品质显然让李彦宏有所触动,这位 1987 年的阳泉高考状元鼓励他的后辈们:你们较于他人又向前走了一步,“这不是通过成绩表现出来的,而是分享和贡献的意愿”。

信息服务商固然是知识传播的载体,但归根结底,是一个个普通人对知识最纯粹的分享欲望,撑起了这个庞大的信息帝国。

上海人崔健就是其中一份子。

2010 年,崔健从沪东重机退休。这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高级工程师,像大多人退休老人一般,陷入“没什么事可干”的无聊中。

很快,在上海生活了六十多年的崔健找到了自己“发挥余热”的领域——在百度知道上回答问题。

李彦宏的免费知识革命 移动互联网 第3张

他年轻时喜欢骑单车到处跑,上海多了什么新景点和地标,特别是交通枢纽、新工业区和住宅区等等,都要去看一看,数十年下来,对上海的熟识程度就像一个活地图。

一位打工者在百度上询问打工的目的地该怎么走,因为地点小而偏,地图上找不到,老崔便亲身跑了一趟。

他的回答注明是一位 60 岁老人空手走所需的时间,一个点一个点的计时,从车站下车到出站口,需要 3 分钟,用 1 分钟时间看指示牌,用 5 分钟走到地铁,乘坐地铁 50 分钟,然后下车后步行走小路 15 分钟,方便提问者自己控制每一个点的节奏。

故事的后来是,打工者在线上感谢他,回答清楚详细,很快就到达目的地了。“跟着我的路线走,感觉就像走在自己熟悉的地方一样”。

迄今,崔健在百度知道上一共回答了 2737 条问题,共收到 12173 个赞同,并成为了百度知道合伙人。

这个上海男人大多时候都在回答专业领域内的问题,有人发了两张拍摄的照片,询问“这是什么编程软件?去哪能下载这软件到笔记本电脑上呢?”

崔健答道:这是某五轴(七轴)机床的操作面板。西门子的CNC操作系统。已经汉化的开放型界面。软件为机床厂(与西门子联合)开发,要想取得PC模拟版,必须与机床厂联系。

提问者惊喜地回复,“师傅你好厉害啊,我在网上已经问了一个星期了都”。

上海男人总是自带居家光环,自然,在他的回答里也能看到这样让人忍俊不禁的回答。

一张沪语版的菜谱方言难倒一位提问者,“阳虐川”“扒郭妮高”二十多道菜名不知道什么意思,崔健整齐地码下来逐个翻译:羊肉串,排骨年糕……

李彦宏的免费知识革命 移动互联网 第4张

这是一场人与人在素未谋面情况下展开的善意的传递。 15 年里, 9 亿用户参与其中。如今,这个中文互联网上最庞大的问答库,每天还会为 4 亿人答疑解惑。

更多数字记录里这场互联网知识革命:百度百科自上线以来已收录了超过 1640 万个词条,参与词条编辑的网友超过 690 万人;百度经验囊括 579 万内容,秒懂百科视频内容日均播放量 8000 万。

每一个巨量的数字背后,都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

他可能是一名小学生,“各位哥哥姐姐,请问小学生奥运会门票是多少钱? ”可能是一位刚刚失恋的年轻人,“为什么好马不吃回头草?

也可能是如崔健一般的退休老人,在用自身经验帮助别人的过程中,完成一次次知识的传递,并找到生活乐趣,“听到那些提问者的反馈后,我很兴奋,感觉自己又有了价值。”

04

2016 年,知识付费的东风刮起,资本开始热衷于将知识变成一种产品或服务,商业价值在其间流淌。

先是问答平台分答上线,不少名人和专家入驻,用户可以通过付费获得这些人一分钟的答疑解惑。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打造的“得到APP”成为行业头部产品,无数用户为《李翔知识内参》、《薛兆丰的经济学课》等知名课程慷慨付费。

豆瓣时间、知乎live,各大产品接连下场混战,知识付费席卷了整个中文互联网,变革了人们对知识分享的定义。

然而,热潮之中,有人会恍然发现,当自己掏净腰包,想要摒弃信息碎片化时代带来的负面影响,拥抱知识付费,最终得到的收获,只有“付费”——付费内容良莠不齐暂且不说,在难以战胜的惰性面前,多少人不过是求得了一场“花钱买课=学习了”的心理安慰。

2018 年,知识付费行业降温,开始被“理中客”抨击“贩卖焦虑”。如今,得到创始人罗振宇会反击所谓的“贩卖焦虑”,而那场知识付费的浪潮,也早已在他口中变为了“知识服务”。

知识的传递原本可以不用那么浮华。木心在《文学回忆录》中写道:“当年柏拉图办学,称逍遥学派,翻译过来,就是散步学派,很随便的,不像现在看得那么郑重。”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里,知识的价值被重新彰显,但多少人在对形式的追求中忘却了本质与初心?

我想起一位小镇姑娘。

她如今就读于一所国内 211 大学,少年时家境不好,中考分数明明已经够上市里最好的外国语中学,但学费太高,她自觉选择了家附近的普通高中。

教学质量的差距很快显现出来。高中第一个学期期末,市里组织统考,她比在市里读书的朋友差了 50 分。母亲为此很愧疚,很快,她发现百度文库里有近年来市里所有重点中学的试题,从单元测试到期末都有,还有详细的答案。

妈妈告诉她,“以后我每天陪你做一套”。

于是,此时的无数个深夜里,在那个简朴的小镇家庭里,那张小小的书桌前、暖暖的台灯下,百度文库里的一套套试题,陪伴了她无数个深夜。最终,她顺利赶上并反超了市里的朋友,骄傲走出了小镇。

什么是知识服务?很多人在问。

很简单。是在一台已经联网的电脑或者手机里,打开搜索框,输入关键词,就能畅享的珍贵资料。

知识是无价的,又能产生不可限量的价值。这些价值,或许藏在百度知道里,崔健老人的一腔热忱之中,也或许是为缩小教育鸿沟而分享笔记的省状元心里。

岁月是初心最残酷又最精准的见证者。 20 年前,百度成立, 15 年前,百度知识体系开始搭建。至今,人们在百度产生了超过 10 亿条知识内容,如同一条大河,奔流不息。

或许,这才是互联网最真实的样子,也是原本存在的意义。

作者:王明雅    文章来源:首席人物观公众号

顶: 0踩: 0

来源:(QQ/微信:13340454),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