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黑客培训基地:乌云网?

 人参与 | 时间:2018年11月04日 18:35

中国最大的黑客培训基地:乌云网? IT业界

10 月 10 日,如家等酒店开房信息泄露;10 月 29 日,来往被指存漏洞波及支付宝;11 月 5 日,搜狗浏览器被曝存在重大安全漏洞;11 月 20 日,腾讯 7000 万 QQ 群用户数据被指泄露;11 月 26 日,360 出现任意用户修改密码漏洞;甚至连相关部门网站漏洞也被公布....。.

一系列泄露事件让人们人人自危,也让公布这一系列泄密事件的乌云网声名鹊起。人们在震惊相关企业不负责任同时,也对乌云网充满了好奇:这是怎样的一个平台,背后又是一个怎样的隐秘江湖?

“白帽子”聚集的黑客基地

“老K”说:自己是一名重塑黑客理想的白帽子

11 月 15 日,某咖啡厅。

距与“老K”约定的时间已过去了半个小时,记者用手机 QQ 给他发去一条消息:“到了么?”

“堵车快到了,还有几分钟。”“老K”回复。

又过了半个小时,“老K”仍未出现。又过了十分钟,记者收到了一条“老K”发来的消息:“抱歉,我刚才在咖啡厅外徘徊了很久,想了想,还是 QQ 上交流比较好吧。”

“在这个圈子,真实身份是个秘密。除非完全信任你,否则不会告诉你全部。”对“老K”所在圈子有很深了解的本报网络工程师“董师傅”对记者说。

对普通用户而言,“老K”所在圈子是一个很隐秘的江湖——“老K”在一家网络公司工作,表面上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晚上,他就成了某高手云集的黑客团队里重要一员,网名就是他的身份代表,通常只用 QQ 和外界交流。

2010 年,“老K”第一次将某个网站改了主页,插入图片与音乐,“与利益无关,那感觉很兴奋。”老K说他们与贩卖数据的传统黑客不同,“我们的理想是重塑黑客精神。”“老K”把自己称为黑客中的“白帽子”,他现在的乐趣在于寻找、测试和捕捉各大企业的安全漏洞,然后提交给第三方漏洞平台乌云网。

“我有自己正当的工作,不靠那个牟利。”“老K”在乌云网上的等级是普通白帽子,2012 年至今,他已在该平台上提交了 20 多条漏洞,大部分在厂商确认都已公开,涉及电信、传统 IT 厂商、证券网站。“找到漏洞,就是要找寻所谓的后门,即作为“开门钥匙”的用户名和密码。”

在普通公众心中,神秘和危险是黑客的代名词。但在黑客界,所有黑客被归为三种类型:白帽子、黑帽子、灰帽子。像老K这样“重塑黑客理想、不恶意利用而且公不漏洞”的就是白帽子。灰帽子擅长攻击技术,但不轻易造成破坏。而黑帽子则是以盗取信息牟利为生。

很难统计目前中国有多少活跃的黑客,但公布一系列泄密事件的乌云网,正是集结网络白帽子的主要力量。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有 4000 多名白帽子活跃在乌云网上。“这些白帽子身份很复杂,有各大公司的网络安全工程师,有黑帽子洗白的,有 IT 从业人员,也有白领、律师甚至厨师。”“老K”说。“可以说,乌云网聚集了全国最多的黑客,也是乌云网让白帽子这个词语火爆起来。”

“乌云网就是一个黑客聚集之地。”2011 年底,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化名的乌云网组织者“WooYun”也如此表示,这些黑客中的白帽子挖掘网站中的安全漏洞,在“黑帽子”利用它们之前,提交到平台上,或者向厂商报告,使厂商及时进行修复。

“乌云之前,全是黑的”

乌云网联合创始人孟德说:在乌云之前,(安全界)全是黑的

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数据,乌云网首页“最新公开”的安全问题达 1.5 万个,“最新确认”漏洞近 1 千个,11 月 25 日至 11 月 28 日提交的漏洞也有 30 多个。从记者观察来看,这些漏洞所涉领域中繁多,除了传统的联想、腾讯、中国移动等多家 IT 企业,还有中科院、各大银行、国家航空、海关系统甚至政府各部门官方网站等核心网站。

“这些漏洞来源均来自民间安全研究人员,漏洞提交上来后平台会进行一个简单的验证,确定后就转交给各个企业在乌云的的安全接口人进行确认,厂商对其真实性负责。”孟德说。

乌云网(WooYun)成立于 2010 年 5 月,主要创始人为百度前安全专家方小顿——这位 1987 年出生的国内知名黑客“剑心”,因在 2010 年 2 月和李彦宏一道参加湖南卫视《天天向上》节目,因为女友高歌一首而为人所知。此后,方小顿联合几位安全界人士成立了乌云网,其目标是成为“自由平等的”的漏洞报告平台,为计算机厂商和安全研究者提供技术上的各种参考以及漏洞 bug 的修复。

“乌云之前,你当他(安全界)全是黑的好了。因为没有合理的漏洞提交渠道,一个所谓的善良黑客要提交漏洞可能会被厂商威胁 。”10 月 21 日,乌云网对外发言人孟德对记者说,乌云网的创立初衷之一是在厂商和白帽子之间建立一个沟通平台。

孟德,和活跃在乌云上的白帽子一样,他更愿意让人们叫他的网名“疯狗”。自称为业余渗透师,web 安全爱好者。拥有 9 年互联网安全经历,乌云网联合创始人。

孟德如此描述乌云网对国内安全界的重大贡献:“有了乌云之后呢,我们会告诉大家,漏洞你别乱发,我们帮你跟厂商沟通,培养漏洞先给厂商的习惯.....。.把平台上的白帽子们思想和习惯给规范化、合理化......。.变成一支互联网安全的中坚力量。”

根据孟德的说法,现在乌云网员工都是“兼职”行为,由企业与合作伙伴的朋友共同支撑。“我们并不是一个组织,只是一个平台聚集了一些爱好安全技术的人。很多白帽子都来这里分享漏洞,也只有得到核实并已经采取防范措施解决问题后才会被公开。”孟德说,此前由于沟通渠道的缺乏,“白帽子”即使发现了漏洞也很难将信息传递给网站,而网站也根本无法顾及散落在互联网各地的漏洞信息,最终导致一些漏洞被人遗忘,未得到修复而造成损失。

乌云网一炮打响是在 2011 年底——当年 11 月,乌云网根据白帽子提供的各种材料,连续披露京东商城、支付宝、网易等著名互联网企业存在高危漏洞,12 月 29 日更是指出支付宝 1500 万至 2500 万用户资料泄露,以及广东省公安厅出入境政务网 444 万用户信息泄露。

而此后,如家酒店等开房信息泄露、支付宝漏洞、搜狗浏览器泄露用户数据、腾讯 7000 万 QQ 群用户数据泄露等一系列引起关注的泄漏事件均由乌云网公布。

三方暗战的江湖

对于乌云网、厂商、白帽子而言,三者间亦是一个不为公众所知的暗战江湖。

根据《乌云网漏洞审核机制改进公告》,普通漏洞披露流程为 5 天厂商确认期,10 天向核心白帽子公开其漏洞细节,20 天向普通白帽子公开,30 天向实习白帽子公开,45 天向公众公开其细节。“超过周期厂商无回应,或者在期间内否认漏洞的真实性,乌云网一般都会公开其细节。”“老K”说。

来自乌云网官方的数据显示,目前有 500 多家厂商与乌云网有合作或被公布漏洞。对于乌云网、厂商、白帽子而言,三者间亦是一个不为公众所知的暗战江湖。

“厂商是否应该给予乌云网上的白帽子奖励?”10 月 26 日,在京东安全沙龙上,一位参会者提出了一个引起热议的问题。1 个月后的 11 月 20 日,乌云网公布了一个“不太听话”的厂商――称腾讯 7000 多万 QQ 群关系数据被泄露,在迅雷快传很轻易就能找到数据下载链接。根据 QQ 号,可以查询到备注姓名、年龄、社交关系网甚至从业经历等大量个人隐私。

一位业内人士还对记者举了一个例子:10 月 29 日,乌云网公布了一个白帽子提交的漏洞,其标题为《“来往”致淘宝账号被破解波及余额宝支付宝》的漏洞消息,称该漏洞处于等待厂商处理状态,也就是说,用户选择通过淘宝帐户登陆来往后,看到消息时仍可波及到支付宝余额宝的安全问题。“据我了解,这位白帽子先把漏洞提交给了阿里官方,但阿里官方没有理睬,后来这位白帽子气不过,又提交到了乌云网,乌云网则对其进行了公布。”

这个漏洞消息带来的后果之一是——在声讨支付宝安全漏洞的热议中,根据媒体报道,在三元里做服装生意的杨先生,其银行账号通过支付宝莫名其妙转走了 5 万元。随后一名“黑客”发来短信自称在测试支付宝漏洞时所为。

去年 2 月 14 日,一位网名为“zazaz”的黑客在国内安全问题反馈平台乌云上提交漏洞,称中国联通客服系统存安全隐患,该漏洞在乌云平台公布后,有部分用户用于娱乐。而如家等酒店的开房信息泄露,更是在全国引起了疯狂的下载、查询开房信息风波。

这引发了人们的追问:乌云网是否应该将漏洞公布于众?根据孟德的说法,在厂商未确认或驳回前,公众不会看到漏洞的具体细节,黑客很难根据这些消息进行违法行为。但一位互联网人士也对记者称:“如果黑客对此有兴趣,那么只要知道企业名字和大概漏洞消息源头,侵入这个企业并不是难事。”该人士表示,从他的观察来看,乌云网上的众多待确认和刚提交的漏洞,甚至涉及到各个政府部门的安全问题,虽然没有具体细节,但仍然让外界用户感到吃惊。

“厂商前方百计要把影响降到最低,要么否认、驳回其漏洞,要么乖乖和乌云网进行合作。而乌云网则千方百计想要炒作自己,亏大自己的影响。”“老K”说,而白帽子,也有自己的诉求,或为了名,或为了利,因此如果提交给厂商被驳回,一般都会提交到乌云网。

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互联网企业高层人士对记者称,对于乌云网,他们也是颇为无奈。一方面,企业有自己的安全数据中心,随时在对企业网站进行测试;另一方面,乌云网亦不时公布些耸人听闻的消息,炒作自己在业界的权威,不理睬也不行——但事实上,那些引起热议的泄露事件,其漏洞早在几个月前就已修复。

对于是否炒作的说法,孟德对此并不否认。“这其实是国内互联网舆论的一个怪圈 ,只要是曝光率比较高, 或因为什么比较热门了 ,就可能会被认为是自我炒作 ,乌云现在也在经历这个怪圈而已。”

按照乌云联合创始人,原百度安全架构师“剑心”在知乎的说法,乌云网得到“除了腾讯这样的封闭企业的认可。”对此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称,腾讯是唯一不对乌云网上的白帽子送礼物或奖励的厂商,相对应的,乌云网上公布问题最多的企业也是腾讯——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乌云网公不的腾讯各种安全问题多达数百个。

送礼物或奖励,是厂商给予提交漏洞的白帽子一种报酬。这种模式在美国很常见,去年,微软还设立了一项 20 万美元的奖项,悬赏能够解决 Windows 操作系统中存在的内存漏洞的人;Google、Mozilla、Facebook 等则向发现本公司产品安全漏洞的研究人员,提供最低 500 美元的奖金。

但在国内,由于厂商对提交漏洞者的轻视或偏见,向第三方漏洞平台给予丰厚奖励的比较少(360、腾讯、新浪等企业对自己漏洞收集平台则有奖励规定),大多是T恤衫、笔、水杯等等纪念礼物。乌云网一名“白帽子”、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一家美国上市公司就职的一位企业架构师由于在乌云网发布了一条小米网的安全漏洞,小米公司赠送了他一部小米手机以示谢意就让他深感满意。孟德认为,实际上,在相对“白帽子”花费不少精力找到的漏洞来说,这点激励也算不上什么。

但是厂商也有自己的委屈。“一是担心漏洞信息给自己带来负面影响,二是各家企业漏洞都不少,开了奖励先河后,成千上万名黑客都盯着自己的漏洞。”上述互联网高层人士对记者称。

一次提交,就是一次侵入

白帽子的反思:黑亦白,白亦黑。乌云上的白帽子,真的是白帽子?

“客观来说,乌云网解决了许多问题,如黑客与厂商之间的信任问题,减少了沟通上的时间成本,降低了终端客户可能面临的安全风险。”一位互联网安全观察人士对记者称,但一个重要问题是,数千名白帽子是如何发现各个行业、各大企业网站漏洞的?即便漏洞真实存在,获得漏洞的过程是否合法?

11 月 18 日,某科技公司人士“yuange1975”的一条微博引起热议:这些人胆子比较大哈,这种事情不要拿自己的命来成就别人。虽然我不赞成厂商因此抓这些人,但是如果真要抓人分分钟钟的事情。

这条引起众多业内人士关注的消息是——11 月 17 日,名为“NILIU"的白帽子在乌云网上提交了一个名为“某银行某分行管理系统命令执行导致服务器沦陷”的漏洞,尽管该漏洞并未公布详细细节,但还是引起业内的关注与担心。

“谁给你授权测试该网站漏洞了?你是通过什么方式得到的该漏洞?如果要根据该漏洞抓你,那也是有根有据。”网友“网路游侠”如此评论,悄悄的黑站,吆喝的不要。发现漏洞的过程,很多时候也是违法的过程。

“黑亦白,白亦黑。乌云的白帽子,真的是白帽子?很多白帽子的测试渗透过程,完全就是一系列的入侵、破坏和信息盗取行为。”在腾讯微博,认证为“乌云平台白帽子成员”的于小葵发微博进行反思。

“自己所提交到乌云网的漏洞,和黑帽子捕捉漏洞的方式差不多,都是私下悄悄攻击进行的,根本不可能提前通知相关部门和厂商。”“老K”对此承认,这其实也是一种违法行为。“所谓的白帽子,本质就是黑客,只是黑客不好听,谁都不愿意承认。”

“老K”不愿详细透露自己采用了哪些手段渗透进企业内网,获得了企业的漏洞,但他表示很多入侵思路都来自乌云网——实际上,乌云网除了是第三方漏洞提交平台,还是一个获取漏洞学习交流研究平台。这些攻略一部分只有白帽子可见,另一部分则对公众公开。比如在 2013 年 11 月 22 日,乌云网就公布了一份《我是这样搞定全省万象网吧的(网吧渗透测试实例,超详细)》,万象网吧原为盛大旗下子公司,后被盛大出售给杭州顺网科技,尽管该漏洞测试时间是今年 2 月,但其中攻击步骤、方式、操作手段都无比详细,从中可以看出该漏洞的获得本身就是一次违法入侵行为。

一些高调的白帽子则现身说事。去年 10 月 19 日,一位叫“only_guest”的知名白帽子在乌云网发《微信任意用户密码修改漏洞》的技术帖,称通过利用微信账号安全的设置漏洞,成功地破解了多位名人的微信账号和手机号,并公布为证。

截图显示该名白帽子在成功破解柳岩、马化腾的微信账号前,选择修改了两个人微信账号密码,一个是明星柳岩的经纪人,一个是腾讯的某位高管,并通过这两位的微信账号获取了柳岩和马化腾的微信号或 QQ 号,甚至用该名腾讯高管的号码给马化腾发了消息。

因此,获取漏洞本身就是一次黑客的入侵过程。“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乌云网上一些白帽子为了提交漏洞,而经常渗透进企业内网的过程。挖个漏洞需要上传真实的 shell,进入内网转一圈吗?你看到别人家房门没有关,然后你就跑进去给熟睡的女主人拍了几张裸照,然后发到她的邮箱里面说,你家门没有关,你看这个照片就是证明,然后你还评论了一下,女主人的屁股还挺白。你让人家情以何堪?”XMD5 解密网站长汪利辉在《白帽子看过来,漏洞平台那点事》中表示,白帽子测试的目标网站谁给你授权了?真出了问题,没有人给担着的。如果乌云如不能正确引导这些白帽子,估计会有某些白帽子哭的一天。

“不处理好授权问题,提交到乌云的漏洞报告就可能成为入侵证据。”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副教授、信息安全博士彭国军说。

“对此乌云网也心知肚明,因此在声明上做了风险规避,提交漏洞的事情和乌云没有任何关系。”“老K”说。根据乌云网的信息安全和保护声明,白帽子注册必须通过邮件验证,对于提交虚假漏洞信息的用户在证实后,乌云网将根据情况扣除用户的 Rank 甚至直接删除用户。同时,乌云网也强调,对于白帽子研究漏洞的方法、方式、工具及手段的合法性,乌云网对此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11 月 19 日,或许是基于业界的议论,或许是基于其他担心,提交该漏洞的白帽子“NILIU”在乌云网该漏洞下发布声明表示:“此次测试未对系统做任何破坏,未窃取任何数据,只是截图证明。”

但在律师看来,乌云网的声明并不能免责。“假如乌云网是一名‘善意的黑客’,其目的仅是为帮助企业修补漏洞,那么乌云网应该私下就找出的漏洞与企业沟通,而不是公之于众。要知道酒店登记入住涉及个人隐私和资料,一旦信息被泄露不仅涉嫌对企业侵权,也涉嫌对个人侵权,假如客人因此状告酒店而酒店再以侵权状告乌云网,那么乌云网就会很麻烦。”上海袁圆律师事务所陈军律师分析。

或许,更为严重的是,由于乌云网对“白帽子”真实身份难以确定,像“老K”这样的“白帽子”,神秘身份背后到底是什么?是否竞争对手的恶意攻击行为?是否会发布虚假漏洞消息?对于心怀叵测的黑客来说,是否伪装成白帽子潜伏其中,伺机而动?

这并非杞人忧天。2011 年 12 月 29 日,乌云网宣布暂停服务,对系统做短暂的升级,原因是“频繁披露的安全事件及带来的影响——根据国家互联网信息办披露,CSDN、天涯网站被入侵事件也同样是因为网友的个人行为,调查发现,网名 “臭小子”的许某某出于个人炫耀的目的,于去年 12 月 4 日在乌云网上发帖称 CSDN 等网站数据密码被泄露,并公布泄露的数据包截图。此外,一些白帽子甚至以信息泄露相要挟索要利益,乌云网白帽子“我心飞翔”就因涉嫌敲诈勒索京东商城被刑事拘留。

顶: 0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