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锤子ROM

 阅读量 | 时间:2013年04月05日 00:00

昨晚终于抽出时间看完了老罗锤子ROM发布会的视频,感慨良多。

我还是想写一写这个话题,虽然这个话题最近很敏感。因为持正方观点的人似乎和持反方观点的人一样多,同样的分布应该也存在于我的读者之中。所以我表达的观点只要偏向了任何一方,都可能会让另一方的读者不乐意,然后有1/100的读者会发消息来好好的“教育教育”我。

所以聪明的做法是保持中庸,双方各打五十大板,两边都得罪,也就两边都不得罪,自己永远都不会错。

但这是所有知识分子的陋习,说话从不说死,一直给自己留余地,这不是我的风格。

昨天才发文讲了如何保持理性的思维,难道今天就要不理性了?非也。理性的思维不是说要用“辩证法”看问题,而是遇到问题要多问自己几个为什么。自己思考过后得出的结论,即便不再中庸,也是有价值的。

所以我今天冒着被口水淹死的风险,来说说我看到的东西吧。也许还不够极端,但极端也不是我的风格。 :D

谈谈锤子ROM 移动互联网

—— 我是万恶的分割线 ——

简明扼要的捡一些重点说吧:

1. 老罗对产品理解的深度,我只在张小龙身上看到过。

老罗以前似乎没有过做产品的经验吧,所以他能把人文情怀与科技结合到一起,还显得如此的和谐,实属难能可贵。因为能把自己的产品做出一种“气质”或“感情”的产品经理,我认为已经是这个行业里顶尖的人物了。

普通的产品经理能按时按计划完成任务;优秀的产品经理能够做出激动人心的产品;而卓越的产品经理,能够让自己的产品透着一股人文气质,产品是带有感情的。

(以上三点需要层层递进,没有前两点直接做第三点的话,就东施效颦了。)

支付宝花了5年的时间,直到Lucy(彭蕾)担任CEO后,才开始渐渐有了点人文气质。提出了“支付宝 知托付”的口号,年底还做了很温馨的账单。如果现在再去看看支付宝的页面,已经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这种人文关怀。但支付宝是全公司几百人花了5年才做到!

(当然支付宝的支付功能还是一如既往的难用,让人想抓狂,历史遗留问题了。)

同时老罗对人性的把握,对用户心理的研究,我只在张小龙身上看到过。

张小龙的一个著名案例是在酒吧里问MM们,拿这个App(微信)可以干什么呀?如果告诉MM这个App可以免费发消息,发语音,MM们根本一点兴趣都没有。如果告诉MM们,用这个App可以认识对面那个帅哥,MM们眼睛马上都亮了。这就是对用户行为和用户心理最细致的观察和理解。

同样的,老罗能够敏锐的认识到,用户在对着手机自言自语是很尴尬的一件事情,这会影响到用户使用此功能,所以大幅简化了语音功能,这就是对用户心理的细致研究。

看完老罗的视频后,我马上翻出了自己书柜里积灰的《影响心理学的40项研究》,看来该好好补补课了。

2. 真的没有颠覆式创新吗?

首先该如何定义颠覆式创新呢?我比较赞同的说法,是可以从以下两个维度判断创新是否具有颠覆性:

A. 以前没有过,现在有了。比如莱特兄弟造了个飞机,让人类从此可以飞起来了,很颠覆。

B. 在某一项关键指标上有了10倍或更高的提升。比如性能、等待时间等。

比较有意思的是,很多发明只是对现有技术的改进。

电灯是爱迪生发明的吗?不是,在爱迪生之前就出现电灯了。爱迪生做的事情是通过大量的实验把电灯变得廉价和好用。所以现代意义上的“具有实用价值”的电灯是爱迪生发明的。

在老罗ROM的所有功能里,我看到了一项创新具有这样的潜质,虽然尚存在很多问题。我从产品的角度分析一下吧。

这就是老罗在演示时屡屡失败的功能:拿起电话后,说一声“乔布斯”,电话就自动拨向“乔布斯”了。

这个功能,把原本拨打电话的操作:调出通讯录,翻到对应的人,然后拨打的动作 —- 从10多秒缩短到了2秒左右,同时省略了5到6次点击和切换屏幕的操作。这种流程上的优化就是具有颠覆性的。

不过问题也同样明显,老罗演示时失败了两三次才成功,语音识别的准确性仍然是个问题。但这个问题不致命,最致命的是,从用户需求的角度来说,如果是常用联系人,可能也只需要2到3秒就能成功拨号(比如就在最近的通话记录里)。这样这个看起来很酷的功能似乎不是那么必要了。

关于36宫格整理图标的功能同样也把用户的操作时间从十几分钟,缩短到了几分钟,可以称得上是一项重大改进。

但这两个功能,对于用户来说切中的痛点还不够“痛”,所以从单个功能上来说,与过去比可能具有颠覆性,但放大到整个手机,就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了。

3. 量变产生质变?

也许你不会因为某一两项改进而产生购买的冲动,但如果改进多达几十项,甚至上百项时,可能会产生质变。

你会有一种感觉:这玩意就是比别的同类产品要好用。

忍不住想举“多看”的例子。没有用过Kindle的朋友可能没体会,在Kindle上,“多看系统”的操作体验绝对是一流的,用过多看后,不会再想去用原生系统。多看才是最理解中国人使用习惯的电子书系统。多看是做外挂系统的,也是换壳不换底子。

顺带一提的是,iPhone上的“多看”也是我用过的最好的电子书阅读器,没有之一。

如果单独看“多看”的每一项改进,似乎也平淡无奇(比如更丰富的手势操作、淡雅的背景,用手势控制屏幕亮度等),但几十项细节的体验综合起来以后,就会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所以还是那句话,不到手机拿在手上时,可能根本无法意识到哪项功能会打动自己。

4. 苹果真的是靠产品赢的吗?

说到产品很多人都会联想到苹果。不可否认,苹果的产品确实做的不错,但苹果真的是靠产品赢的吗?

说苹果的产品做的好,WebOS的粉丝笑了。

如果说过去5年里,最令人惋惜的产品是什么,那么WebOS一定榜上有名。可能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说过这个手机系统。它是2009年由Palm推出的一款手机系统,特点是灵活的手势操作和卡片系统。在Android和iOS里都可以看到WebOS的一些影子,而WebOS的一些优点至今仍然比iOS和Android出色。

Palm后来被HP以12亿美金收购。HP是一家在“自杀”的公司,犯了很多错,后来在Palm上亏了16亿美金。在2011年HP宣布放弃WebOS,并将其部分开源。

百度可以搜索到介绍WebOS的视频,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以一个智能手机系统来说,WebOS在产品上做的非常出色,可惜没有遇到一个有钱、有眼光的“干爹”。

所以,苹果除了产品做的好外,运营和生态圈的建设都做的更加强大,这才是苹果的秘密武器。

老罗在运营上也做的非常成功,产品还没出来,已经吸引了几十万到上百万人的关注。不管是支持他还是反对他的人,都在热烈讨论锤子ROM。这种具有争议的话题本身就是一种成功的运营。还记得昨天Joshua Bell在地铁站拉小提琴的故事吗?再好的产品,不好好运营也是个渣,“酒香也怕巷子深”!

5. 我们原本该期待什么?

现在很多手机系统都是基于Android改的,所以大家都说Android才是创新,其他都是山寨。那么Android是什么呢?

Android = Linux Kernel + JVM(Java虚拟机) + App Framework

以前阿里云OS号称自主创新,其底气就是在于云OS把Android的JVM替换掉了,但是又兼容了上层的App Framework。为什么要替换掉JVM呢?因为Google自己写的JVM,写死了很多带版权和控制权的东西在里面,比如Google账号。因此云OS替换了Android核心部件,但保留了上层部件,所以可以兼容Android的App。这是一种很流氓的做法,遭到了Google的抵制。

对老罗的ROM来说,像阿里云一样的做法显然不可取,而脱离了这个体系,又无法获得Android生态圈的资源。在今天想脱离iOS阵营和Android阵营重起炉灶,无疑是天方夜谭。因为开发者都在给iOS和Android写App,重新搞个系统的话根本就没人来写App。

所以一开始,就不应该期待老罗弄一个完全不同的OS出来,而受限于Android的架构,其改进也必然是以界面和操控上的微创新为主。在今天两大生态圈已经成熟的情况下,WebOS都难以死灰复燃了。

所以,如果说要有期待,就期待一个比苹果更好的体验吧。就像“多看”一样,做最懂中国人习惯的系统。

6. 老罗接下来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我认为是团队的快速膨胀。

接下来会再次融资,研发团队从7人膨胀到50人,公司扩张到150人。如此快速的扩张,会遇到非常多的挑战。团队的文化、产品的走向能否保持纯粹性,都是一个问题。

可能我又是瞎操心了,老罗有做英语机构的经验,同时还有现实扭曲立场 —- 让团队天天加班到2、3点,我是望尘莫及了。

—— 我是万恶的分割线 ——

写到最后都写累了,文字质量明显下降。

居然一口气码了这么多字,又是假期,估计没什么人看了,呵呵。

坐等被唾沫淹死。

顶: 0踩: 0

来源:(QQ/微信:13340454),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